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843阅读
  • 0回复

[作者原创]绩溪高车村寻祖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06
— 本帖被 胡宁生 执行提前操作(2016-10-06) —
作者:胡荣隆

  树有根,水有源,寻根朔源,认祖归宗。《绩溪遵义胡氏宗谱》卷首《城东遵义胡惇庸堂续修宗谱序》记载绩溪遵义胡氏为宋朝天下师表安定先生胡瑗的后代。瑗之裔孙胡清号泰山先生,南宋初期献策劝康王迁都,当道不允即辞朝云游新安,见绩溪十都高车村,此地山峦层迭,溪水环抱,确是一处理想的人居环境。就此从浙之乌程(湖州)迁居高车为始迁祖。不久将“高车”改为“胡村”。
    村中建有胡氏宗祠。胡清死后葬在高车的山坞中(黄土泽)“十都点笔塘山上之阳”。
    200多年后元朝未年,胡清下传11世胡日严,字仁卿,又名福清。他将全族从胡村迁居绩溪城东遵义坊(中正坊之东,已拆)一带。后代称为绩溪遵义胡氏。
    我家族谱记载胡清公为遵义胡一世祖。高车村是绩溪遵义胡氏的发源地,高车村成了我心向神的寻根朔源之地。
高车村胡氏宗祠

    一世祖胡清墓前禁碑 两则有字:迁十都高车风形 ,裕祖宋隐士清公
绩溪县城遵义坊遗址(中正坊之东,已拆)

    国庆小长假,彬儿陪父母自驾车赴绩溪县临溪镇高车村寻祖先之踪迹。经岩寺,过徽城,下夹牌岭,一小时车程到达临溪镇,又联系到本地宗亲胡昌雄当导游,(网上认识的遵义胡宗亲,“昌”字派与彬彬同辈)我们四人上车向东驶向通往高车的小路。因绩溪县正在修过境公路,一路颠簸,左弯右拐,昌雄提出先去“石榴村”看看。

    车停工地处,下车与昌雄去村口看一座胡氏牌坊。此坊孤独荒凉的立在田野里,只见左右二根花岗岩的冲天柱支撑着这单间二层式牌坊,上方已分化的横梁石上隐隐约约的显出“大中大夫云南参政胡公神道”的字样。

    二层是一封闭的神龛式构件,神龛顶是由石斗拱托起的四角檐口翘起的石头盖板,神龛正中间的石牌上可见“恩荣”两模糊字。昌雄告诉我,原来有石人石马,石狮石羊等神兽都被收藏在县三雕博物馆。(资料记载,临溪高车胡姓有一支迁往县城遵义坊称“遵义胡”,明代出了工部尚书胡松,胡尚书的父亲17世胡淳追封云南参政,死后叶落归根,葬于故里。

    墓地就在高车村南山坞中,墓前有石人、石马、石豕,还竖立“大中大夫云南参政胡公神道”石牌坊一座,至今保存完好,高车人以此为荣。)此石坊与浩寨胡松墓前石坊相似。
    昌雄又指着村前方山脉的一片竹林说,胡氏祖先还有墓茔在那里,我们一看,真是好风水,左青龙,右白虎,后有靠背前临水。(族谱记载,5世祖师旦公葬于下园石榴村前)
胡松之父胡淳墓前“大中大夫云南参政胡公神道”石牌坊,胡松墓前神道石坊与父亲神道石坊相似。
高车好风水中间竹林后有先祖坟茔

  一条村村通的水泥路沿着美丽的登源河东岸而上,经过石榴村和高车村,可达胡里、龙川等胡姓聚住的村庄。
    石榴村与高车村相邻,拐弯就到高车村,车停村口的登源河边,我们紧随昌雄走进建村有1000多年的古村,寻找800年前遵义胡先祖们的居住遗迹,村庄入口处一座砖砌的拱形门洞跨路而立,圆门洞上额书“经麓屏藩”四字(资料记载“经”指村后的唐经山。)
    旧时,山上古树参天,竹林浓密,一片葱咙,有唐经庵位于其中,住有僧侣多人,曾经香火鼎盛一时。村赖神佛护佑,乐业安居,人兴财旺,唐经山遂成为村的屏藩)。
    我们穿过门洞又兴奋又好奇的走在清一色平整的茶园青石板铺成的村道上,徽派建筑的民居临道路相向而建,鳞次栉比。昌雄边走边说,“现在村里只有几户胡姓人家,绝大部份都姓姜,我们去找一位80多岁的胡大爷,听说他家有一本记有10多代的家谱。
登源河从村旁淌过
下车向村里走去,村口一座砖砌的拱形门洞跨路而立,圆门洞上额书“经麓屏藩”四字
青石板路有一里长
又见跨街拱门
现代建筑破坏了村貌

  一会儿我们又穿过一圆门洞,昌雄指着路旁破旧的墙体说这是胡氏宗祠的遗址,我怎么也看不出这曾经是胡氏宗祠。

    几位路过的村民说,80年代,破旧的祠堂被胡姓自已人拆了分了,只剩部分墙体。真可惜,至今为止我还没见过完整的遵义胡氏祠堂。拍了几张相片又继续向前。
被拆掉的胡氏宗祠只剩下断壁残垣
高高的祠堂山墙立在巷子里

    走完了500米的青石板路,穿过了四道拱形门洞出了村庄,在一工地处找到胡大爷之子,得知胡大爷下田打农药,我们在路旁边聊边等。没想到本地语言竟与歙县话相似,原来这里翻过山就是歙县白杨村。交谈中得知这村胡姓的辈行字派与我家族遵义胡字派不同,我分析,这支胡姓当时没随11世祖胡日严公迁往绩溪遵义坊,他们有自己的祠堂,而我们的字派“正名定位、裕嗣荣昌、显祖锡诈、继序永康”是遵义胡惇庸堂25世才开始启用,因此字派不同。但肯定都是始迁祖胡清的后代。
    久等不见胡大爷,已至中午时光,我们便遗憾的离开了高车村。此次之行已满足了我多年欲往高车寻祖之愿望。下次再见一高车村。
村尾景色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