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047阅读
  • 0回复

[网络转载]西递村偶遇——探寻明经胡的前世今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摄影:曹新雨 江南心语
明经胡氏感怀

    乱世避祸皇室子,感恩继泽入胡祠。
    不居庙堂乐山野,兴商启民报桑梓。
    人生百年有代谢,退守半步名自知。
    开宗敬祖可效好,耕读传家万事师。
胶州刺史——胡文光剌史牌坊

    不经意间,走进西递,却意外的探寻到关于胡氏家族的一段变迁,更想不到的是,导游的一句话,让这个变迁与自身有了如此不可分割的联系……

    这个村子的兴衰与胡家的命运紧密相连。西递始祖为唐昭宗李晔之子,因遭变乱,逃匿民间,改为胡姓,俗称李改胡。

    胡家从1465年起开始经商,他们经商成功,大兴土木,建房、修祠、铺路、架桥。

    在17世纪中叶,胡家中有人从经商转向官场所产生的影响使村庄得到发展。18世纪到19世纪,西递的繁荣达到最顶峰,当时村里有大约600家华丽的住宅。

    古黟桃花源——西递,建于北宋皇祜年间,已有930余年历史,村落平面呈船形,占地16公顷。

    西递原名西川,又称西溪,因村中溪水西流,又为古时传递邮件的驿站而得名。

    如今,整理开放有凌云阁、胡文光剌史牌坊、瑞玉庭、桃李园、东园、西园、大夫第、敬爱堂、履福堂、青云轩、膺福堂、笃敬堂、仰高堂、尚德堂、枕石小筑、仁堂、追慕堂等民居古建筑。

    2000年11月30日在澳大利亚凯恩斯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作出决定,将西递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胡昌翼,明经胡氏始祖,字宏远,号眉轩。出生时间为公元897年,去世时间是公元965年。

    唐昭宗乾宁四年(公元897年)8月,宣武节度使朱全忠的部下韩建尽将诸王斩尽杀绝于十六宅。不久,已有身孕的淑妃何氏被昭宗李晔立为皇后。

    朱全忠借故岐兵威逼京畿,第二年正月,唐昭宗在朱全忠的胁持之下,无奈起驾迁往洛阳。二月迁都人马来到陕州,因为东都洛阳宫殿尚未完工,于是滞留于陕州。

    三月朔日,何后产下一男婴。四月,宫阙建造完毕,朱全忠请求发车起驾。皇帝就将皇子托付与徽州人士胡三公。胡三公临危受命,不顾个人的安危,将皇子带回婺源考川。

    昭宗来到洛阳之后,不久就被朱全忠杀害。唐哀宗天祜元年(公元904年),德王裕等九位皇子也惨遭杀害。李唐宗室仅存哀帝。

    何后之子与胡三公来到考川之后,认胡三公为义父。因为婺源有“十胡九汪”之说,改姓为胡,融于众胡之中,可以掩人耳目。取名为昌翼,也是为了感谢胡三公的覆翼、养育之恩。胡昌翼避乱于考川之后,闭门少出,不愿招人耳目。

    几年之后,年少的胡昌翼就以天资聪慧闻名遐迩,引起乡人的注目和惊奇。弱冠后的胡昌翼登后唐庄宗同光三年(公元925年)明经科进士,所以后人尊称他为明经公。

    明经胡氏由此得名,胡昌翼一系三房也由此开枝散叶,从此五湖四海……

    胡昌翼长大后胡三公将他的真实身世坦言相告,并且出示当初从宫中带出的御衣和宝玩。胡昌翼无意仕途,隐居于乡中,开设书院,传道授业解惑。

    不久他的身份逐渐被乡人所知,乡人不忌国法,纷纷尊称他为太子。胡昌翼在乡里好善乐施,曾经为了便于乡人出外,而伐木架桥于二十四都朱源溪上,乡人称呼此桥为“太子桥”。南宋时由14世孙胡安国重修,13世孙胡次焱定名为“明经桥”,到了元时,胡昌翼的15世孙胡明善将太子桥由木桥改建为石桥,并邀请当朝尚书汪泽民出席桥的落成典礼,作《明经桥碑记》,立石于桥侧。

    据考证,明经胡氏后代主要有三支:长房胡延政、二房胡延宾、三房胡延臻。
    胡延政一支主要分布在绩溪县的岭北上庄、宅坦、长安及翚岭以南的湖里。
    二房胡延宾迁往安庆望江县。
    三房胡延臻一房主要分布在岭南石门、荆州和临溪石榴、下备等乡村。

    石门、荆州的明经胡,虽也是胡昌翼的后代,但不是从绩溪的湖里或上庄迁去的,而是从歙县的芳塘迁过来的,其中荆州的明经胡是胡昌翼第三个儿子胡延臻的后裔,经历了一个去了走,走了又来的磨难,到明代中期前后才真正定居繁衍起来。“李改胡”在原徽州地区分布很广,不仅婺源、绩溪、歙县有,其它各县也有。

    且慢,二房胡延宾一支迁往安庆望江?与我确实有些意外,我来自望江,母亲为胡宗,工作之后随了母亲姓氏,关切自然更重。连忙找到明经胡氏宗谱,确认是迁徙了,原因不甚明了,族中老人说,只需要找到望江那边的宗谱查证,如若注明是明经字样,大概是可以对上的,而且望江胡氏与西递胡氏数十年前是走过交往的,立祠俢谱时曾有人来续过家谱。

    如此一来,事情便是确凿的。不得不说,这是到了西递的一个最大的,也是有些意外的一个收获!

    有了这样的插曲, 心态就起了很大的变化,单纯的参观就变成朝拜的味道了

    跨进胡氏宗祠,拜谒了明经胡氏的几位先祖,还在宗祠最后一进看到了供奉的唐太宗李世民的塑像,感慨颇多……

    其实,一代人,往往也是顾一时事。人生可能有蹉跎,但岁月千年更迭,何曾为谁改变过……

    今天,是先到的宏村,再慕名又到了西递,感觉西递更加开阔,天空也更加敞亮。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西递为什么叫做西递,知道了还有宏村以外的一个古村落,知道了胡氏一支——李改胡的传承和迁徙的脉络。

    经过,才知道会有许多的难和易,也才会知道舍和得。皇子避祸,进士辞官,兴商行善,修桥补路,苦多,乐更多。

    反观前世今生,谁都是自己去经过,去取舍。成大事,造福大家,当然快乐,但即使无闻于默默,也是红尘之中的一曲离歌,活一人、存一世、经一事,都是幸运和收获。

    多做,可能会有益;不做,也是闲适的一道风景,你只是你自己,只需要做好自己。别人,于你来说都是过客,关注也好,交往也好,都会有过错。

    一切都是机缘,巧与不巧而已。至于舒服不舒服,那只是你的感受,想开点,其实又都与你何干?

    感念先贤心性,又有些感悟,缀于后,以记之:
    本为帝王后,缘何不归宗?
    心存感恩念,融入山野中。
    教化入乡里,举力积善功。
    莫问心安在,情醉天下同。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