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14阅读
  • 2回复

[网络转载]胡氏创修族谱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2-14
来源:村学究的新浪博客
胡氏创修族谱序

    胡,国姓也。周武克商,得舜之后胡公满,妻以太姬,封之于陈与杞、宋,并备三恪。胡氏其为大孝虞帝之胄乎!
    明德之后必有达人。汉之胡建,晋之胡奋、胡威,唐之胡证,以及宋元明间之胡沙补、胡秖(祗)遹、胡宿、胡宗炎、胡宗愈、胡一桂、胡长孺,更仆难数,皆彪炳于史册,为后世景仰,而尤莫盛于赵宋一代。注述则胡安国、胡仲仁父子,儒林则胡且、胡紘、胡斌,忠义则胡鹿老,隐逸则胡宪。其尤卓卓者胡铨《抗议斩伦桧主和》一疏,震惊朝野,以扶千秋之正气。湖州教授胡公瑗,创立经义、治事斋,分课教授,游其门者,人皆不问而知为胡公瑗之弟子,以开中外学校设科之祖。
    燕天倡后。故胡氏遗育,殆遍区域。至传忠公,始自明洪武初由冀州枣强迁莱,居铜冶店庄。迁莱后之世系族处,已详于胡氏林茔碑各志及谱牒中,不赘。
    夫中华自伏羲氏一画开天,神圣迭诞,创制显庸,一切表现,罔非根本人生性真之流露,此纲常伦理,虽同此生民之秉彝,乃浃洽于华夏人心,沿成为我中华数千年来独有之国粹,而非异域所可企。自海禁宏开,五种杂处,夷风丕变。耻道德,斩彝伦,甚至废姓绝氏,以同群鸟兽。为标新领异之争趋,谁复念及本支百世之引替?天道好还,无往不复。近几年来,无姓不谱,无谱不修,根本是务。固有思存即此,报本追远之一,几亦足证我中华民族决能维系万世于不替。
    胡氏自明初迁莱,历年已五百余,传世已二十几。前生员肇基公曾据所见闻创谱。草本不备,且亦不存。胡君致训者,同纵堂侄兴文君,慨胡系之未谱,谓明明同宗共祖,一脉之血统,反如秦人之视越人,欣戚弗关,哀庆不闻。且木究何本,水究何源,浑浑莫辨,人之痛心,孰再逾此?爰提纲挈领于毫无可措手之谱牒,力创斯举,并谱首列创修谱诸君。或督倡,或誊录,或摩挲古碑姓字,或考询邻村父老并函征泰安新泰蒙阴,以及赴山西某某,旁搜曲探。无不殚精竭力,以共成此事。惟其氏系稍未的确,概拒弗录。爰将根据凿凿、毫无含混之本族,条分缕析,刊印成册,分藏各支,以立将来续修之基础。此达孝之举动,洵堪与前代胡氏朗朗诸贤豪相辉映,而无愧为大孝虞帝之胄也!夫是为序。
    前补用直隶州州判、巳酉科拔贡 许子翼谨序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仲冬 之吉
胡氏创修族谱序

    太史公作世系图,叙历代宗派。后世仿之,各族创立谱牒,屡次重修,盖恐世远年湮,丁口繁而迁移,众世系难以考稽耳。
    按胡氏,自明洪武初年初迁莱邑,迄今年已逾五百余年矣,世已传二十余世矣!谱牒未修,上世或不记其名,或不详其氏;且播迁流离,籍隶外郡外邑,不知其所居何村何庄。庆吊不相往来也,困乏不相周恤也,视同族之人如路人然。是谱不修,其流弊有不可胜言者。
    前生员肇基公有鉴于此,创立草谱。景公以下虽详晰,景公以上仍缺漏,于亲亲收族之义尚未完备也。致训公有志创修,苦无人协助,又无处筹资,斟酌者数年。至丙子年秋,族间稍有蓄资,遂与纵堂侄兴文君提倡修谱之事。约族共议,众皆欣然乐从,并无间言。于是遍阅古茔残碣,不惮劳瘁;访同族后裔,不苦往返。中有疑者,复质之神灵而补正之。不数月而汇辑成册,刷印成帙矣!
    夫以五百年之同族,散者而使之联;二十余世之同宗,疏者而使之亲。上下承接,一脉贯通,有条有理,井井不紊,使后之人再继述之,庶有所遵循云尔。是为序。
    郡庠生吕长祥谨序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仲冬 之吉
创修族谱序

    修谱之事,难也。创修,更难也。何以知其难也?不窘于经济,即困于无人。有经济而兼有人,谱事乃可有成也。
    余胡氏,自明洪武由枣强迁居莱邑而来,迄今凡计数百年矣。其间提倡修谱者,果伊谁欤?余族累世寒微,一恐窘于工费,读书者乏人;一恐谱事难成。故修谱之事不敢轻举,盖为此耳。
    丙子春,值清明节祭祖扫墓,少长咸集,族人等言及修谱事,众皆惄然心忧。有顷,余二叔致远、四叔致祯等乃慨然曰:“此吾族之要事也!谱若不修,后世有志踵修者将无由而考稽。”谱之宜修,其要若此。然修谱,难事也,重任也,谁其主之?彝庭大叔孝思勃发曰:“某虽不才,敢任此勩。”遂于本年夏,纠合族众会商谱事,众皆欣然相从。
    届孟秋,选订吉日,签名汇册,各负责任。越月余而籍录太半。迨草册汇齐,安局于别墅,余兄兴诗、兴文等检阅草册,详较支派。阙名者添,犯讳者改,绝无一念之或懈如。余叔与诸兄可谓有志者事竟成也!
    余族虽寒微极矣,识丁者寡矣,然无此二三有志者,倡厥始、成厥终,未可告无憾于后世也!幸也,族有数人马于修谱一事殚精瘁心,任劳任怨,经一寒暑而谱工告竣,于以见其敦宗睦族之思、承先启后之念者矣!
    谱已告成,谨志数语,略述颠末,以示后人,俾后世修谱者勿视为难事也夫!
    二十一世孙兴儒 沐手谨识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仲冬 之吉
创修族谱序

    谱者,普也。因录序族系事之谱也。异姓有之,吾氏独无。
    思吾族,原籍枣强人也,吾始祖传忠自明洪武初年由枣强迁莱之城北铜冶店村,寄居未久,复迁于芹村庄。至三世祖,又移于傅家庄。家业不丰,丁口弗繁,未暇修创,以为继承。
    至清乾隆年间,生员肇基祖,年近七旬,恒念族谱重事。但当时身单影孤,惜无协助之人。草遗一册遗述,至今百又余年矣,未曾补葺,恐有损焉。夫事,创始者难,续成者非易。
    近几年间,别姓讨论谱事者广。创作者有之,重修者纷繁。余堂叔致训,屡次题及谱事,常存敦亲睦族之心,热忱异常。遂设席纠合族众,议商谱事。有言谱牒事难,不易为者;有言资财不备,不能着手者;有言吾族生齿希微识丁者鲜,对于修谱之手续毫无知见,不易举者。余堂叔致训倡言:“凡事众志未有不成城者,况修谱为一姓之重要事乎?”于是,众皆忻然允诺。遂举致训叔任监修之职,令余与纵堂弟兴儒等,诸处采访吾氏后裔,访问邻村父老,游览庙宇古迹,善田碑记,摩挲古碑残碣。姓字遗漏者,补;犯讳者,更。誊注清册,就正世谊姻生等。俊儒忻悦不吝,即将谱之楷模世系支派图幅书式,一一指示,遂纂镌传序,任寒暑,劬勚不辞,造次不辍,不日而序及谱稿以成。乃付梓人刊印成册,各藏一帙。使后世读者亲疏远近,了如指掌;亦是祖先默默启佑,为吾族立万世基础之幸福也。
    自二十二世以下,酌定广、启、明、久、存、承、先、世、代、长十字,以为排辈之用。庶将来秩序不紊云尔。
    聊述颠末,以为序。
    二十一世孙兴文谨识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仲冬上浣 之吉
创修北官庄胡氏谱碑记

    胡氏自大方公由傅家庄来北官庄,家于斯,族于斯,茔于斯,以似以续,丁口蕃衍,家业蒸隆,遂瑧成邑成都之美盛。
    由大方公而上溯,洪武初年,传忠公由枣强迁莱城北铜冶店庄,次子相臣又迁于芹村庄。相臣之三子守印、四子守玺复迁于傅家庄。居是庄者数世。是庄有胡氏两大茔地。至东北茔地内,墓碑所载景公已十一世矣,又六世而大方公迁于此,继续承承,汇刻斯石,以昭后世。庶几木本水源,永识弗忘云尔。是为记。
   前山东临时省议会议员 直隶州州判 巳酉科拔贡 许子翼谨识
   郡庠生吕长祥 敬书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四月 之吉
胡大方公墓志文

    公姓胡氏讳大方,为胡氏自枣强迁莱之第十六世。初居于傅家庄,继乃担簦负襁而来。斩荆披棘,成立门户。此北官庄胡氏之鼻祖也。至其统系,已详谱记。爰略述颠末,勒诸墓碑,志不忘耳。
    巳酉科拔贡 许子翼 敬撰
    郡庠生 吕长祥 敬书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菊月 之吉
胡克明先生墓志文

    碑者,悲也。瞻望遗碑而堕泪者,其德普也。
    碑者,白页。摩挲古碑而感怀者,其行述也。
    公没世近百年矣。其孙致训及曾孙兴文等,欲碑其墓以垂后,而不能详公之德与行,不得已,丐志于予。予曰:“当下即是大道显在。”胡氏来居北官庄,盖已数世。至公,而三其子,十二其孙,二十三曾孙,产积几雄于一带。有德而后克昌,历史不爽。于此,公之德可以想见。即公之行,亦可概之矣,又何须琐举累之哉!谨按公姓胡氏,讳克明,享年六十二岁,殁于清道光二十七年七月二十八日。配蔺氏、赵氏、韩氏。韩氏享年八十五岁,逝于清光绪十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正值丁口绳绳、家业蒸蒸,方兴未艾,未可限量也。呜呼!可以风矣!爰揭其实,泐石以为纪云尔。
    清巳酉科拔贡 许子翼 敬撰
    郡庠生 吕长祥 敬书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季秋月 重修之吉
云登公墓志文

    从来为善于生前,必昌于厥后。公之一生,诚足嘉也。自幼读书,入学从师。汲汲有上进之心。耳不听淫声,目不视邪色。及其长大,赴考应试,屡次受摈不得。采芹食饩,而乐道之心,自在设教育馆,训诲子弟。凡来就学,无不训谕。聪明使之颖悟,不才开其锢弊,皆有成就,原无弃材。是以乡间之人称为良师。
    公居长,仲弟云科,叔弟云立,听其指导,勤劳稼穑,不数年而家业渐丰,昌大门闾,上以慰父母之心,下以启子弟之基。丁口日夥,不得不分居析炊,犹且兄弟聚首为欢,歌咢一堂。此何如景象也!至今后世之人若子若孙,观其举动言语,皆有雍雍和睦之气,是公之德教孔长也!余不敏,叨在亲戚,知公之行谊甚悉,略举大概,以志其实,垂诸千秋,永示不忘。
    姻晚师范毕业生 李筠甫 敬书
    姻晚清优增应补廪生 陈叙彝 敬撰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孟冬月 之吉
胡云科公墓志文

    辛亥春二月十日,胡公云科以疾殁于家。余闻之,为之痛悼者累日。越时,公之胞侄致训君,以公之行略来嘱叙于余。以余馆公家最久,得悉公之生平也。义不容辞,因撮举事实而录之。
    按公之父讳克明,生公兄弟三人。伯云登,叔云立,公其仲行也。先世族居邑之傅家庄。自公之曾祖大方公,徙居于北官庄。世以耕读寿其家。至公之世,门祚少衰。公生甫四龄,克明公卒,其时幼弟仅两岁,伶仃孤苦,依母韩夫人成立。夫人性贤淑,识大体,厄穷中惟恐坠先世耕读家风,令长子云登公从师课读,自以纺织余蓄供其膏修。公少长,教之务农。公性勤敏,喜俭朴,终岁治田亩,虽手足胼胝,不言劳瘁。事母至孝,供养不缺甘旨,而自奉惟食糠麸。由是,节俭之余,颇饶积蓄。公乃为典商计,设酒肆而持筹码。卒以年岁荒歉,贸易亏折,故家业因之中落。是时公已年近四旬矣,人或为公私虑,谓一蹶之后,恐难复振。而公坦怀自若也。尝曰:“贫也何病?男儿患不能自立耳!”乃益奋其精,勤治生产,不数年家称素封矣。
    公貌修伟,赭颜长髯,性沉默,不苟言笑,务以厚德化乡人。里党有忿争者,辄得公一言而解。终公之世,乡邻无争斗狱讼事,皆公之排解力也。晚年以家事诿诸子。兄弟聚首,怡怡以乐余年。司铎曹公闻其贤,牒诸上游,得邀耆宾奖。奖书甫下,而公溘逝矣。卒年七十岁。配孺人贺氏。生三子。致俭、致远、致伦。一女,适吴姓。
    七品职衔 优增生 县议事会议员 姻晚 阎绍孔 沐手拜撰
    优增生 世晚 段登绾 沐手敬书
    清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仲冬月 吉立
胡云立先生墓志

    公姓胡氏,讳云立,字升道。邑城东南乡北官庄人也。父讳克明,有子三,长云登,次云科,公其季也。当克明公逝世时,长兄八岁,次兄四岁,公甫两龄耳。幼年失怙,又鲜伯叔,虽有两兄,同时伶仃孤苦。触处坎坷,无待言喻。公乃恪遵孀母训育,继长成人。朴笃老练,卒能与两兄各自成家立业,至今椒衍瓞绵。螽斯麟趾之庆,,一带无出其右者。且宗族乡党称言无间。素行之敦崇,尤足以征人。莫不因颂克明公燕昌厥后,而亦实由公之与两兄顺德受祜也,洵所谓世之铮铮皎皎者哉。
    享年七十岁。殁于民国三年十月十六日。配许氏,享年七十七岁,殁于民国十年三月十四日。生男四人:致训,致成,致德,致高。女二人,均适名门。孙兴诗等八人,曾孙纯一等若干人。
    前山东临时省议会议员 直隶州州判 巳酉科拔贡 许子翼撰
    郡庠生 吕长祥 敬书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孟夏月 之吉
胡公永忠墓志文

    盖闻族繁不及悉。余先祖讳永忠,自城东傅家庄迁于连家河已四世矣,茔中并无碑记。余父讳京山因族散处,恐久后难为继也,尝嘱予作文以记之,抑思创业垂统吾先人之辛苦何如,而竟罔听遗言乎!故谨遵遗命,以竭愚诚,于先祖墓前爰立碑碣,以列叙先人旌表姓字,勒诸石,以示不忘也已。
    是为序。
    祀孙得胜撰书
    清光绪十一年荷月上浣  之吉
永仓胡先生墓志文

    公讳永仓,字君实,克义公之季子也。以贫困难度,立志创业,遂拮据力农,昼夜不懈,而心明计精,所获恒较人倍。虽艰苦备尝,卒至不惑之年,克成家业。有志竟成,公之谓也。然孝友性成。自俭而养亲必使丰,自勤而敬兄必使安。周济穷困,扶植孤弱,必竭力以为。无得色,无骄心,乡里莫不仰慕其才能,称颂其盛德。是一日登丰泰之境,福寿兼全,子孙繁衍,俱能恪守公之家范,识者因人事以窥天道,知公必昌厥后也。
    公生于道光二十一年,卒于民国四年七月十九日,享年七十四岁。配尚氏,生于咸丰三年,卒于民国四年二月初七日。子三,女二,孙若干人。
    郡庠生刘拱臣撰并书
    民国十年夏历五月下浣 吉立
胡公泽民墓志文

    公讳致君,字泽民,云登公之叔子也。赋性孝友,醇谨朴厚。自幼务农业,不尚奢华。耕云犁雨,勤劳稼穑。事父母以孝,处兄弟友恭,家庭之间雍雍如也。
    自其先父逝世而后,兄弟析炊,骤遭坎坷。元配孺人刘氏染病遽亡,只遗一子尚在襁褓,家无担石之储,门无成丁之男。内外一切事务,胥公一身肩之,何其艰也!
    继配孺人刘氏,贤能内助,自归胡门,视遗子如己出。昼操井臼,兼助公耕耘之劳;夜勤纺绩,独任缝纫之瘁。孺人与公同心协力,艰苦备尝,以成家业。生子二女一,抚养备至,教育成人。男为婚,女为嫁,子孙振振,家业蒸蒸。公与孺人诚可谓丁口财产两隆矣!
    公与孺人殁已有年,缅其行谊,洵可风矣!余系戚谊,故不揣固陋,谨撰其生平梗概,约略言之。志诸墓石,以垂永久。是为志。
    子三,长兴厚,配氏郑;次兴儒,配氏李,即余之长女也;三子兴智,配吴氏、尚氏。女一,适尚门。孙几人,聘某氏,曾孙若干。
    眷弟李俊符敬撰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桃月上浣 吉立
致训胡公墓碑文

    胡公致训,字彝庭,昆季四,公其长也。幼读书,才明敏。稍长,弃儒就农,治家勤俭。年弱冠,即分炊独居。产业希微,渡日艰辛。务农之暇,兼以服买经营,数年,生意兴隆,与北县牛客共往来。付以钱五千余吊,分文未复。厥后南匪扰境,家人又被劫掠,商业几乎息矣!
    公之性质正直和平,与朋友交,久而弥笃。于公益事业尤热心。管学数年,成绩昭著。邻里有争辩,为之理喻情解,无不涣然冰释而去,以此四方咸颂扬焉,而其周急恤孤,尤为人之所难能而罕觏。即如予之子庆三,生未周月,其母缺乳,身瘦如柴,几不能生。予出于无奈,抱送公家,公慨然承受。盖公之妇即予子之母也。怀抱之,乳哺之,爱逾所生,教养兼至,二十六岁始令归家焉。嗟乎!养身父母罔极之恩,较诸生身父母,更有加也!
    公晚年家业蒸蒸,子孙绳绳,一庭之中和气蔼然,礼义肃然。然非公之积德累仁,修齐有素,何克臻此哉?
    公元配张氏、阎氏,俱早逝无出。又配张氏。张氏有贤德,善助内政,佐公兴家立业。生男二:长兴诗,次兴书。女四,俱适名门。享年五十六岁又逝。再继秦氏,生女一,尚幼。
    予与公为亚兄弟,其生平行状,予知其大概,故约略言之,以示诸后世云尔。
    郡庠生吕长祥 谨撰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菊月上浣 立
胡彝庭先生传略

    彝庭公姓胡氏,印致训,颜庄乡北官庄人也。父讳云立,字升道,生子四人,先生居长。生而颖异,诵读聪慧。年十余龄,弃儒营商,权子母,厚居积,更能持家勤俭,渐臻丰厚。奉亲以孝,待弟以友,家道井井,雍睦可风。且邻里有争辩,辄为排解,数言而了,无不欢然。
    去花雨山附近,创办六处学校,公推为官庄校校长,监督功课,筹备校需。二十余载,人才辈出。呜呼!先生之德业概可想见。
    元配孺人张氏,次阎孺人,早卒。再继张孺人,生二男四女,皆抚育成立,男立家业,女配名门,为一乡之硕德焉。先生之再继张孺人,与吕君少庚之孺人姊妹也。少庚孺人生一子,无乳育之。甫周月,先生与孺人收而养之,抚养成人,为之择配,俾其成家立业而后已。先生与孺人毫无得色,且无矜心。至于善与人交,久而敬之,又其余事耳。
    筠少时设教于先生之别墅,与先生交最深,因而稍悉其家世行状。忝在知己,谨传之,以示后。子二:长兴诗,配谭氏;次兴书,配李氏。秦孺人生女一。子孙绳绳,方兴未艾云。
    姻弟李筠符 谨撰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仲冬 吉立
胡京福先生略历

    公名京福,字寿亭,永仓先生之仲子也。生于清光绪五年十月初八日。世业农。
    公生有至性,幼时在父母之侧,即知依恋爱慕。冬则为亲燃薪暖被,夏则扇枕驱蚊蚋。父母操作,必奔走助之,不待使令。及长,曾出力人仆,以诚朴勤谨得人重用。已而家道殷实,自任耕作,老守田园。虽耳顺之年,犹于居宅南偏,艺蔬半亩,四级秀色可餐,皆亲手培植,借以习劳者也。
    公之平生诚一无伪。慈惠爱人,抗爽不拘小节,意豁如也。公既天资英敏,又习于艰辛,阅历精深,虽未肆力诗书,而是非得失利害、世途之险易、人情之变幻,见识洞然。故事值疑难,询之舆论则噤口无言;就谋于公,如滚汤泼雪,情融理惬,安妥周详。故乡里有争讼纠纷,得公片言排解立释。公之为人所钦重者有如此,岂非一乡之望也欤!
    县立职业学校毕业孙爱学 谨识
【附】胡氏在傅家庄两茔地方向暨地数林树

    于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因创修族谱,遂同族长、族众,共请到傅家庄村闾邻长并两茔地四周各地邻,眼同在茔地旧界址内丈量清楚,及历数现有茔数,附志胡氏族谱中以备后遵守。
    一在傅家庄东北里许,称为北林。此茔东横阔二十一步六寸,西横阔二十七步三寸,南长阔三十一步,北长阔二十七步二寸,长横阔共合成积步七百一十步五寸。积地为大分七分四厘一毫一,内现有柏树约四五寸粗者二十株,新栽小柏树若干株。
    一在傅家庄正东里许,称为南林,与北茔相距半里许。此茔地南横阔二十步零二寸,北横阔二十四步,南北长阔三十步零三寸,长横阔共合成积步六百六十九步六寸,积地为大分六分九厘七毫五,现无树株。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2-14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离线胡强云

发帖
832
铜币
848
威望
7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2-14
胡氏创修族谱序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