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41阅读
  • 0回复

回忆胡家在苏北吕四的那些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8-21
作者:胡荣隆

    吕四港镇,是江苏省启东市的重镇,是国家一类口岸。唐朝时,吕四即辟为盐场。早期居民以“煮盐为业”。盐商从“运盐河”(通吕运河)将盐运往南通。
    我最早是从父亲遗留的字条上见到“吕四”两字,“……嗣福(父亲的二哥,小名八斤)于50年或51年在南通吕四去世……”,后来为续修“绩溪遵义胡休宁万安支派”族谱,我联系上了徙迁南通一带的胡家子孙,“微信聊天”时,他们多次提到“吕四”,引起我的关注,为什么胡家要从徽州到苏北吕四去发展呢?,经过上门拜访老人和会面叙谈后,了解到“吕四”确实是我胡家发展史上不能忘记的地方。


    祖居休宁万安的绩溪遵义胡28世位栋公传29世祖父辈裕敦、裕厚、裕成三兄弟。30世父辈们的艰辛经历,印证了“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的民谣。裕敦家的長子嗣祐、三子嗣禄,从小到如皋当铺学手艺。裕厚家的長房嗣广(耀堂)从小也去了苏州当铺当学徒。学徒出师后,胡家堂兄弟为了生計,各奔前程。

大哥嗣祐和三弟嗣禄

    耀堂(嗣广)的大姨是徽州富有的林家媳妇,林家在上海和苏北等地都拥有公司,17岁的耀堂经大姨推荐去了苏北的吕四,在有林家股份的张謇“同仁泰”盐业公司当帳房先生,为林家管好“钱袋子”。工作不错,收入不菲(月薪200大洋)。几年后,19岁的夫人金院香也从休宁万安去了吕四团聚,再后来堂弟胡嗣福(字光时,小名八斤)也投奔吕四做了耀堂的“跟班”,和耀堂一家吃住在一起,与荣瑞、荣廷侄儿相处和睦。

耀堂和金院香夫妇

    耀堂在吕四生了三子二女,長子荣瑞、次子荣廷、三子荣晋、女儿瑞兰和瑞芬。这期间,耀堂的舅舅在上海去世,耀堂又将舅母从上海崇明岛接到吕四一起生活。

荣瑞、荣廷、荣晋仨兄弟

    1938年,日冠入侵,吕四沦陷,“同仁泰”盐业公司败落被迫破产,耀堂家分到“同仁泰”的5000步土地(1500步一亩),从此耀堂家弃商务农,开始种田维持生计,再摆个烟摊补贴家用。八斤也“另谋职业”去了一家“卫生堂”药店“干事。荣瑞、荣廷两兄弟在“海福中学”读书。有一天,二子荣庭在板头桥守摊卖烟,就因沒向路过的日本兵鞠躬,被日本兵打了一耳光。小小年纪,不畏强暴,多亏“翻译官”美言,大事化了。
    1945年抗战胜利后,日伪政权垮台。国民党“还乡执政”接管吕四,1946年兄弟俩因思想进步,在校搞学运,遭国民党当局追查被迫外逃“投笔从戎”参加了新四军。因事出紧急家中毫不知情,急得父母提心吊胆、痛苦万分。
    1947年当地国民政府得知耀堂家两儿子投共参军,以“共匪家属”定罪,并将“双匪家属”的黑门牌掛在家门口,下令“耀堂家三天内滾出吕四”。接内线通风报信今夜乡里国民党兵有行动,为免遭杀身之祸,留下老舅妈和八斤,耀堂夫妇立即带上二女一子坐船外逃。进行一场“生死大逃亡”。
    全家五口从吕四西门大桥上船沿通吕大运河到南通,途中瑞兰丈夫的弟弟(在吕四瑞兰已嫁给在上海开被服厂的老公)乘船追来说:“昨晚国民党兵已杀了4家共匪家属,見到你们全家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一家人幸运逃过一劫,到了南通換船沿长江而下到上海十六铺,瑞兰和妈妈留在了上海女婿家。
    耀堂带着三儿荣晋、小女瑞芬决定逃回家乡徽州万安。三人乘火车从上海到了杭州,住西湖边的 “昌州馆”。因钱不够,改走水路,在杭州与他人合租一木船从富春江、新安江到屯溪。航行了几天,在淳安县靠岸休息,岸边有人溜鸟,荣晋因好奇,拿起别人的鸟笼逗鸟玩,这一下可大祸临头了,这鸟是当地的痞子的,他扣留荣晋并狮子大开口,说惊了他的鸟,非赔二担米不可。父亲无奈向船老大借钱赎人。到屯溪后行李押在船上,告诉船老大回万安拿钱来取行李。一家三口包车到万安,回万安取钱付车费和取回了行李。
    到家后,父亲领姐弟俩立即进里屋拜见奶奶,爸爸一见母亲立马跪倒,两人抱头痛哭,真是历经艰险、死里逃生,“回来就好,平安就好。”
    一个月后,瑞兰的母亲金院香离开上海回到了万安。
    1948年,瑞兰怀孕后与有“痨病”的丈夫从上海回到家乡吕四,1949年丈夫死后生下大女儿。瑞兰就和八斤、舅婆一起租住在吕四李克佳家里。
    东家李克佳是个寡妇,生有一女儿。李是八斤的相好,俩人併住一起。瑞兰常说八斤“有模有样,有才有艺,应该好好娶个老婆过日子,别整天混来混去,赚两钱贴给他人”。八斤不听劝告,仍旧我行我素。
大儿荣瑞

三儿荣晋

    1949年,耀堂家的荣瑞和荣庭两儿子还经常从部队寄信给吕四的堂叔八斤,信中写到“荣瑞,现名胡苏,23岁,在解放军第3华野7兵团23军69师205团警卫连当政治指导员;荣庭,現名胡永盾,21岁,在解放军华东警备第8旅政治部技朮室当室長。”“目前渡江形势发展很快,准备渡江解放江南”。
    1950年正月初十,八斤(嗣福)因肺心病死在吕四的李克佳家,由“卫生堂”出面处理丧事,八斤的大哥胡嗣祐也带着长子荣中从如皋赶去帮忙料理后事。当时棺材"厝葬"在李克佳院子里(厝置屋)。
    1952年,耀堂夫妇从万安到吕四,和瑞兰一起将八斤的棺材用牛车拉到天汾乡九大队耀堂家分到的地里“入土为安”。然后接舅妈和瑞兰母女回万安,一路上因给舅妈吃暈车药太多,而引起昏迷反应,83岁的舅妈差点回不来。

阿毛、嗣禄和嗣福(八斤)

    我二伯嗣福(八斤)沒结过婚也无后代。离开万安到吕四有20多年沒回老家。嗣福患有严重气管炎毛病,1950年在吕四逝世,享年45岁。 1949年他曾从吕四写信给三弟嗣禄,因当时时局混乱,信件无法送达,只到解放后才由大哥转给三弟。信中提到许多亲戚的名子,有耀堂、耀南、荣瑞、荣廷、凤仙、阿毛、及新仂和表兄王伯和。问他们近况如何?还说,"离老家20余年,实对家乡心殊为念。"这是一个徽商游子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家乡和亲人永驻在嗣福的心中。

荣瑞和夫人、荣廷、荣晋、瑞兰和瑞芬

荣瑞、荣廷、荣晋仨兄弟

感谢当年荣晋的救命恩人

    2004年,耀堂家的三子二女在南通聚会,并一起到他们的出生地吕四去故地重游。見見当年他们居住的破旧小矮屋;回忆童年的坎坷生活;拜访旧时的老人,感谢当年荣晋的救命恩人;(当年荣晋得了婴儿病,奄奄一息,昏迷不醒,母亲把他扔在垃圾堆旁,就是这位当年还是个小媳妇的老太太听到婴儿哭声就把荣晋抱回来,救了荣晋一命。)
  耀堂一家离开生活了20多年的吕四回到故乡徽州万安后。已在休宁繁衍生息70年。子孙满堂,欢乐盈盈。胡家后代应该记住这一段辛酸的历史,记住吕四,记住父母恩情,更加孝顺我们的长辈。振兴万安胡森茂家族。
绩溪遵义班31世裔孙胡荣隆整理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