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528阅读
  • 0回复

[网络转载]清明浙西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09-01
来源:胡淵-我的驿家的博客(2018年4月8日)

    儿子早早地准备了工兵铲,挖笋用。
    从清明到五一,是最好的踏青时节,叶已初发,春也正嫩。
    一大早就出发了,目的地:浙西大峡谷。
    姐姐与外甥女一起,更是增加了随行的热闹气氛,一路嘻嘻哈哈,叽叽喳喳。
    喜欢浙江,是因为这里的山清水秀。
    选一个山的缝隙,把自己藏了进去。

    清明,雨。
    不得不佩服祖先的精明过人,每逢这个时节,总是大雨纷纷。
    望着窗外如幕的雨帘,再加上水雾,远远的山居小屋,时隐时现,仙境一般。
    如果一直这么下下去,也挺好。大不了,就这样若无其事地睡上两天,在这样前有山谷,后有竹林的地方,睡觉也是十足的享受。
    随机的选择了一个山坳,随机的选择了一个村子,随机的选择了一户人家,等落定后,才得知是“胡家”。
    住在这里,好似回家,吃与喝,睡与住,都无比踏实。
    老板怕我胡诌着姓胡,还让我拿出身份证,以验明正身。验证后,他给我加了菜,我让他打了折。
    老板娘的手艺不错,农家女人天生的好。
    菜都吃的精光,也算是对她最好的赞赏。其实忙活这么多人,挺累的。

    还有另一家要吃烤全羊,老板娘也给精心的准备着。

    让我意外的是,山间民居,居然都有特种行业许可证、卫生许可证、身份上传系统,显得正规。
    前几日闲聊时,我问佛香的女人,清明去那里,她说去黄山。
    南北方的清明还是有区别的,南方,至少是上海周边吧,清明与过年,一样隆重,敲锣打鼓放炮。相形之下,我们家乡则显的清淡的多,在家留守的人,给祖宗烧点纸就行。在外的人,也就是在附近的庙里,烧烧香。
    她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
    我说在浙西,她说她们全家也想过来,人多,玩着更开心。她女儿与我儿子是同班同学。
    我说:你不是说要去黄山吗,为何不去?
    她说:还是稍稍有些远,行程太紧,再说又下这么大的雨。
    我发了定位给她,她把钱打给我,让我帮忙订两个房间。我没急着收,生怕付了钱后,她们又行程有变。
    真没想到,她们还真是摸着黑,上山来了。
    第二天,天大晴。
    给了我们出行最好的借口。
    因为昨天的大雨,溪水暴涨,到处都显得丰盈。
    一进景点,老天就给我们了个下马威,水漫过了台阶,虽湿了脚,却不得不感叹景色之美好。
    拾阶而上,各种山花,时而粉,时而红,时而紫。
    妞的小腿,我们是领教过的,只是要玩,从不会觉得累。因此她带队,走在最前。

    水流湍急,水声轰鸣,两人交谈时,需很大声地讲,对方才听得见。
    因处于山的阴面,随处都可以触摸到青苔,我便高歌起袁枚的那首《苔》。
    苔花如米小,其实苔花哪有米那么大,说它象米,实在是抬举它了,至少放大了几十甚至上百倍。我在想作者,为什么要用米做比方,是因为米,大家更为熟知吗?
    佛香的女人,有三个孩子,一起随行。因为她的缘故,孩子们与佛也更为有缘,乐善好施。从她们一路上对妞的悉心照顾中,就可以感受得到。有好几次,她们都抱着妞,涉水而行。
    约三个小时,到达山顶,一睹华东最高的湖泊——浙西天池。
    风好大,吹乱了我的发……

    店家问我们下山了没有,要为我们准备午饭。
    到家时,她们刚好也快准备妥当。
    互不耽误。
    饭毕,我告诉老板娘,儿子带了工兵铲,想挖两颗笋回去,我们付钱。
    老板娘大笑,随意你们挖,不要钱。

    尽管不要钱,可以激发我们十足的积极性。可是真要干起活来,才发现偷笋并没有那么容易,老板娘这么说应该也是由感而发。知道我们既挖不了多少,也拿不动多少,哈哈。
    还是你嫂子能干,腾挪跌宕,找笋挖笋,都不在话下。

    三家人,一共挖了九颗。佛香的女人顺带还采了点野生的山茶。

    告别店家,我又摸到了附近的胡氏宗祠。
    并没有多少游人,以致于我认为我是到了假的景点。

    不只是个人,有时候政府也会拍脑袋想当然。以为弄几间老房子,挂几个灯笼,就可以叫古镇老街了。
    哪有那么简单,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有很多不入流的仿古,被淘汰。可以模仿了的外形,模仿不了它的内涵。味道,是需要长年累月,才能形成。
    我问她们累不累,你嫂子说还好。

    我便假道杭州,看一看杭州的夜市。

    因为胡姓的缘故,胡雪岩故居早就想去看看,只是时辰已晚,只得下次。
    杭州堵车,名不虚传。尤其西湖周边。
    我不知其故,姐姐说杭州的地铁远不及上海发达。
    尝了几样杭州的小吃,葱花烩,一般般。
    四川的撸串,属于外来物种入侵,到哪里都排着长队。
    儿子买了风车,妞买了带灯的气球。

    有一家杭帮菜馆叫:张胡李。
    你嫂子姓张,我姓胡,我便进去点了菜,很一般很一般,有点失望。
    因为早起的缘故,有些累,高速上居然有点迷糊。
    你嫂子换了我。因为第二天有课,必须当晚回到家。
    到家时,我看了看表,已是深夜二点多了……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