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35阅读
  • 0回复

[作者原创]四代相离两茫茫,微信有情牵婺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作者:胡文胜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是苏轼对爱妻王弗的那种执子之手、相濡以沫、生死相依的深情。而对于离别七十载、相隔四代的同宗兄弟苦苦寻觅得以相逢,正如这婺源浓浓的秋枫飘飘洒洒落叶归根化作春泥一样,是上苍对兄弟亲情的馈赠。婺源——这个中国最美丽的乡村,层林尽染,满山红叶,此时正显深秋的艳丽与热烈,“秋到深处更思乡”,11月24日这一天,对于祖籍为江西(原徽州)婺源,出生在江苏宜兴、工作在浙江杭州的胡俊杰是多么激动和难忘的一天,他因一条胡氏微信群,演绎出一段三地四代千里寻亲的动人故事。
    在离清华约1.5公里往大障山方向去的路边有一村庄名叫金村(原名叫弓村或龚村),是清华胡仁德堂后裔所聚居的一个背山面水的村庄,此村如一张蓄力待发的弯弓,所以叫弓村。此村胡姓子孙惟耕惟读,特别善于经商,在明清时期就有许多人走出家门,顺江而下,闯荡苏沪杭一带,经营茶叶,木业,瓷器,墨砚等生意,由于他们本着徽商的秉性,以诚为利,以诚结缘,经营有方,生意越做越大,逐渐在这一带开起了商号。其中仁德堂三十二世祖胡松柏就是在江苏宜兴经营最为红火的一家商号“裕和”商号。当“裕和”号做得风生水起,兴旺蓬勃之时,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军国分子的铁蹄踏上了苏沪一带,胡松柏多年经营的商铺及房屋被日军先后洗劫烧毁了七次,满院狼藉,遍地疮痍,令人痛心疾首。由此也给胡松柏带来沉重的打击,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加上时局混乱,直到解放时生意无法做下去,只得带着妻子汪日枝(汪倪芝)(婺源话“日枝”与“倪芝”同音)回到故乡婺源弓村。但不久由于身体欠佳而带着遗憾去世。其儿子志坚及儿媳在宜兴供销社工作,由于当年的政治环境及交通的不便等原因再也没回婺源。松柏妻子汪日枝成了村中的“五保户”,加上她为人和善,有一双灵巧的手,常常做一些精致灵巧的虎头鞋及绣花鞋给村里的小孩,并喜欢讲些江苏宜兴的故事给小孩听,博得村中人都尊敬的称她为“日枝婆仂”。所以村人都与她和睦相处,一家一户都愿意帮助接济抚养她,在此期间,日枝婆与宜兴的子媳书信来往皆由同堂侄子胡秀保用毛笔书写。直至1974年去世,也是由村人自发自愿把她妥贴安葬于弓村后的山腰上。但宜兴的儿子时刻也没忘记家中的老母亲,常常告诫子孙们一定要寻找自己的亲人及祖居之地,但后来弓村在人民公社时期改为金村,随着老一辈人的相继离世,事易时移,时过境迁,从此杳无音讯。
    (看此世系图,原来俊杰的太爷爷松柏与水生的太爷爷昇贺是兄弟!)

    (走在金村的小路上,重温祖先走过的路径,听着长辈兄弟们讲述弓村的故事。)

    (胡文胜整理出的《清华胡仁德堂弓村派》一至十五世世系)
    (倾听着胡社荣族叔述说着家族的渊源)
    (给太奶奶烧一柱香,乡愁是一座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太奶奶在里头。)
    (小桥流水人家,粉墙黛瓦云霞,两兄弟在村中的小石桥上来一张。)
    2018年的10月25日,胡俊杰随着公司的员工到婺源来旅游,带着祖辈的遗托,怀着心中的疑惑,追寻着魂牵梦萦的根,在婺源寻访弓村的下落,当天住宿在县朱熹假日酒店,其实与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这是全国惟一的一所劳动大学,原址就在清华弓村,后搬至县城)相邻,甚至在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门前徘徊了一阵,问起许多县城南来北往的人,都摇摇头不知有个弓村,而他的同宗兄弟胡水生却与他在咫只之内的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保卫科上班,真是“兄弟近咫只,犹如在天涯,茫茫人海间,不知根何在。”
    胡俊杰带着满心的遗憾回到杭州,不经意间打开电脑搜索到《胡氏宗亲网》上有位名叫胡剑飞的也在杭州,且在2016年参加过“婺源清华第一届胡氏宗亲联谊会”。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与之联系,没想到马上得了胡剑飞的回复“婺源清华胡氏有个弓村派,婺源高铁站附近的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胡水生就是弓村的,我看过他写的有关弓村的文章,听过他讲过有关弓村的来历,我上次参加联谊会就是他负责接送的。”并告知了他胡水生的联系电话。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胡俊杰在微信中与胡水生联系上了,通过对世系的比对和祖父辈的口口相传,以及胡水生母亲及家里人所叙,竟没想到是相离四代未见的同宗兄弟!
    胡水生连夜把这一激动人心的事告诉给清华胡氏联谊会副秘书长胡文胜,并请求胡文胜帮助寻找弓村派世系来源。胡文胜与秘书长胡平飞在《清华东园胡氏勋贤总谱》中找到了弓村派世系的有关扉页,进行整理,然后发给胡水生,并告知胡俊杰,如今的金村就是原来的弓村或龚村(婺源话“弓”,“龚”,“金”同音,都读“gong”)。
    (胡俊杰与胡文胜父子在胡文胜家清溪客栈合影)
    11月24日,胡俊杰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与激动,再次坐上杭州至婺源的高铁,来到婺源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与堂兄胡水生相聚,并彻夜长谈,第二天来到金村(即弓村)走访了乡亲父老,祭拜了太奶奶,游览了彩虹桥,并与村人攀谈寒暄,共话亲情。并表示回去以后把这些见闻与收获告知父亲及叔叔,过年以前一定带着他们再次来访。到时宜兴、杭州、婺源三地胡氏宗亲大团圆。
    (胡俊杰在胡水生家前与胡水生及其母亲合影)
    (长辈们指着这里说“你的太奶奶当年就住此处,并常常与我们村人讲宜兴的掌故”。)
    (远山近水,亭廊错落,站在中国最美的廊桥——彩虹桥上,这也是仁德堂祖先胡济祥大师化缘、胡永班师傅建造的千年杰作,好一幅山水廊亭画,姑姑与侄子来一张!)
    (寒暄叙暖,说不完的宗亲情,叙不尽的相思话!)
    (夕阳洒下余辉,照在斑斑驳驳的石磴桥上,以及错落齐整的石块上,伴着潺潺的流水,长年喑哑转动的水车,似在诉说着那瑰丽神奇的廊桥遗梦。)
    (虽是残垣断壁,但遮不住当年的豪华壮观之大气。摸摸祖先流淌的血脉,沾一沾祖先智慧的灵气。)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