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652阅读
  • 0回复

《父亲柯鱼虾的故事》父亲节写给父亲的文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一宾
 

发帖
1117
铜币
1182
威望
984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6
                                                              作者:文/阿胡子(胡正良)

    老家在浙中,离家门口二百来米,有一条风景秀丽的柽溪江。三、四岁的时候就喜欢跟着父亲到村口的江里柯鱼虾,父亲柯到一条,扔上岸,我捡起来放在鱼篓里。有一次记得很清楚:回家时,嚷着要自己来背鱼篓,鱼篓高过自己,没走几步摔倒了,惹的村里人都笑了。父亲有许多柯鱼虾的工具,字典里是找不到这些工具的名称的,都是父亲自己的发明。每趟出去,父亲都能柯些鱼虾回来,大一点的就拿到镇上去卖,贴补家用。小的没人买的,就留着家里吃。小时候,一年吃不上几顿肉,小鱼虾是我们最好的营养品,父亲一背起鱼篓,我们最高兴。

    集体的时候,父母每天都要在生产队里赶工,父亲要柯鱼虾必须天不亮就起床。父亲虽然轻手轻脚怕吵醒我们,但有很多次还是被我看到了,我嚷嚷着要一起去,父亲轻声地说:“才头遍鸡叫,别吵醒了弟妹,等天亮了起来早读,再编半条草席,上学不要迟到”

    有一年,村里人都知道了,江里有一条几十斤重的大青鱼。可能是从下游跑上来的或从大水库里跑出来的,背黑黑的,游的飞快,经常在江面上泛起大浪。村里人拿炸药都炸不昏它。父亲二话没说,背上鱼网带上鱼叉就出发了。来了人,江面上就很平静,鱼在江底下转,父亲跟着鱼在江面上走,村里人问父亲:“华公,知道大青棍躲在哪里?”父亲自信地说:“知道,别出声。”我知道,江面上是什么鱼吐的水泡泡,父亲是看的出来的。大概转了二个时辰,父亲看准了机会,一网下去,只见大青鱼猛得腾空,接着在网内翻腾。父亲的鱼叉嗖的飞过去,正好叉在鱼背上。大青鱼还是一个劲地翻腾,甩掉了鱼叉,拽着网往江中间游去。父亲松开网纲,高兴地说:“下兜了!下兜了!”随即,他也跳到江里,折腾了半个小时,鱼累了,父亲才把鱼抱了上来,喔!比我还高,足足有三、四十斤重。

    父亲象个打虎的英雄,村民们争着一起把大鱼抬回了家。我说:“爸爸,把鱼腌起来,家里可以吃上一年了。”父亲笑笑,边摸他心爱的鱼边说:“去把本队、本族的人叫来,每户半斤鱼,分了!大家吃!”我吃了一惊,嘴里嘟囔着就是不肯去叫人。那些年,农民养的肥猪都卖给城里人吃,家里一年吃不上几次肉,一家人都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好不容易抓了条大鱼,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吃!老父亲摸摸我的头说:“都是乡里乡亲,大家高兴,能独吞吗?”父亲母亲忙着给村里人分鱼,村里人好开心,象过节一样。我和弟妹心疼地在一旁哭,村里人看见了,笑得更开心了。

    有一年,父亲在江里又柯了条大黑鱼,有十来斤重。我和八岁弟弟在前面抬,父亲背着鱼网跟在后面。父亲碰到每位村民都说:“卖了,给孩子交学费!”村里人都说:“应该,应该,读书要紧,读书要紧!”大黑鱼卖一元钱一斤,买的人多,都卖完了。父亲给我们兄妹仨都买了文具盒,新的铅笔和橡皮,我们没有鱼吃也很开心。

    分田到户后,父亲空闲时间更多了,农闲时几乎天天到江里柯鱼虾,拿到附近的镇上去卖,常常吆喝:“鲜活的虾,和肉同价!”称头给得足足的,没一会儿就卖完了。我和妹妹在杭州念大学时,虽然学校里给困难补助,当然也省着花,可开销还是不够。父亲常常寄钱给我们,那就是父亲柯鱼虾赚来的钱。小鱼没人要,母亲养了好几十只鸡鸭,没人买的小鱼就给鸡鸭吃,鸡鸭都长得肥肥的壮壮的,天天下蛋。后来自己在杭州成了家,有了儿子,父亲听说孙子胃口不好,鸡蛋鸭蛋也舍不得卖了,托人带到杭州来,给孙子吃。

    在杭州上大学及后来工作后,回家最高兴的事还是跟着老父亲到江里柯鱼虾。儿子三、四岁时,带回老家,他也最喜欢跟着爷爷到江边柯鱼虾,老父亲柯到一条,扔上岸,儿子捡起来放在鱼篓里,儿子别提多开心了。有一次,老父亲柯了不少鱼虾,还抓了条红鲤鱼,烧好的味道别提多好吃了。儿子说:“爷爷,我不回杭州了,留在老家跟您一起抓鱼虾。”爷爷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有几次,我把鱼杀了,妻子加了不少佐料烧给父母吃,父亲说:“城里考究,烧起来好吃。”

    去年,老父亲刚过完七十五岁生日,得了二次中风,幸亏在老家的弟媳妇照顾的好,又舍得花钱,没烙下什么后遗症,还能走路,就是慢了些。前一段时间,老父亲觉得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一高兴又拿起鱼具下江柯鱼虾了,可能水还有些凉,再加上身体还有些弱,一不小心陷到江泥里了,身子渐渐地往下沉,水都快没过脖子了,幸好有几位村民看见,七手八脚把父亲抬上了岸。父亲说:“老了,真老了,去年没生病,肯定行!”我们几位兄妹知道后,让他写下保证书,不能再下江了。

    打那以后,老父亲就再也没下过江柯过鱼虾。不过,他还是常常到江边走走,因为村口的那条小江给家里带来了太多的实惠和乐趣。上个月,自己回老家时对父亲说:“爸,一起到江里柯鱼虾。”父亲笑了:“给我下套,然后骂我,让我长记性!”我说:“不!是我下江柯,你在岸上看鱼篓。”父亲又笑了:“你柯鱼虾?柯鱼虾不比你读书容易哦。”我说:“我看了您几十年了,不很容易吗!”“好!那就去试试!”自己在江边柯了半天,只柯上几个很小很小的鱼虾。老父亲骄傲地说:“谁都能柯,我吃什么?”老父亲附在我耳边说:“我知道鱼虾的窝,我养鱼虾的窝,鱼虾是我养的!”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村里其他人去柯,要么柯得很少,要么什么都柯不到!

    父亲其实也是文化人,湖州师范肄业。因为爷爷是地主,是那种很善良很勤快的地主。家庭成分不好了,没有了工作,可他一直很乐观,从来没有后悔过、埋怨过什么,对我的爷爷奶奶一直非常孝顺,也常常柯来鱼虾送给爷爷奶奶吃。老父亲说,以前爷爷柯鱼虾比他还厉害,水没过胸口还能撒网!




阿胡子(胡正良)作于2008年6月15日父亲节
胡正良的父亲(右)南山 2007.12.31  摄于浙江东阳



资料来源:
胡氏宗亲网,作者:胡正良。
欢迎关注:胡氏资讯(zhhusw)微信公众平台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