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42阅读
  • 0回复

[本网原创]【探究】京剧《锁麟囊》出自“龙坦胡氏”胡承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锁麟囊》是广大京剧观众十分熟悉、喜爱的一出程派名剧,自京剧大师程砚秋先生1940年首演以来,几代程派演员无不争相上演,《锁麟囊》也就成为了程派传人表演水平展示的试金石。
京剧大师程砚秋

    《锁麟囊》是著名剧作家翁偶虹1937年应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之约而量身定制的一部京剧,素材来自焦循的《剧说》,而《剧说》中的文字则来自《只麈谈》中《荷包记》中的“赠囊”故事。
    《只麈谈》是清代小说家胡承谱传世著作之一,胡承谱出生在文风昌盛、科举连绵的泾县溪头都“龙坦胡氏”望族。胡承谱出生于书香门第,在科举考试中,他家连出四位举人,令人惊叹。除自己是清代乾隆壬申十七年(1752)的恩科举人外,他大弟胡承谆、长子胡先声、次子胡先联分别是乾隆癸卯(1783)、乾隆丙午(1786)和乾隆戊申(1788)的举人。其中长子胡先声还是乾隆庚戌恩科(1790)的进士。
    京剧《锁麟囊》又名《牡丹劫》,讲述的是善有善报的感人故事。
    胡承谱在《只麈谈》《荷包记》中写到:“徽歙间,某年月嫁娶日,适两新妇舆同憇周道。一极贫女,一极富女。始而皆哭,久而贫女哭独哀。富女曰:‘远父母,哭固当。若是其哀欤?’命伴媪舆侧叩之。贫女曰:‘闻良人饥饿莫保,今将同并命耳,奚而不哀!’富女心恻,解荷包赠之,盖上舆时祖母遗嫁物也。贫女止哭,未及道姓氏,各散以去。抵门,景况萧索,新郎掩叹迎妇入,忍泪告曰:‘吾家固贫,填沟壑分也;今以累君,奈何?’妇以荷包付之。开视,则黄金二锭,重四两许。易银三十余两,以其零市钱米酒馔,行合卺礼。问金之所来,妇语以故。乃合夥经商,一岁中获利数倍,凡贸迁无不如志。不十年,成巨富。苦不知赠金者何人,心怀歉恨。于宅后起楼,供荷包祀之,以志不忘。顾富家女於归后,夫家、父家,连被回禄,继以疾疫,屡遭破败。十年以内,如水刷沙,赀财立尽。贫女财既丰,又得男,谋所以乳之者,遍觅无当意者。媒妪以富家女荐之,甚合。两妇相见,彼此敬爱,谊如姊妹,都不知途中曩日事。越一岁,乳娘抱儿往后楼礼拜,见荷包,视之,所绣花物,类己针法,忽念旧事,不觉泪下。婢詗之,告主妇。问哭之故,则曰:‘记嫁时途中曾以此物赠贫女,不料吾今日之贫。感慨今昔,故酸心耳。’主妇语其夫,明日请族长、四邻,及乳媪之翁,奉酒安位,肃若上宾,夫妇再拜曰:‘愚夫妇以待填沟壑之身,藉此享有今日。日思报德,靡道之从。今天诱其衷,幸赐识认。赀财若干物,皆荷包中物也。物归原主,宜也。’乳媪曰:‘是何言欤?发富是君家大福分,我何与焉?荷包倘在我家,亦同尽耳。必欲成君高谊,还荷包原赠物倍之,足矣。’众宾曰:‘前兹道旁之赠,仁也;今兹倾家之还,义也。仁至义尽,加以辞让,德之美也。众宾与有光宠焉。愿居间剖分之,俾仁义各不相伤,可乎?’乃依众宾剖分之,而世为婚姻,以仁义世其家。”
    故事其实很简单,说的是,一贫一富两个女子出嫁,路上偶然相遇,富家女同情贫家女的身世,解囊相赠。十年之后,贫女致富,而富女却陷入贫困。但感恩的贫女将富女所赠之囊供于家中,以志不忘。最后两妇相见,感慨今昔,结为儿女亲家。
    经过翁偶虹润笔,戏剧情节充满故事性,使这个平常的故事演化为情节跌宕起伏,善有善报的喜剧。剧情是:
    明朝中叶,天下承平。登州府的富户薛家上下洋溢着喜气,明天就是六月十八了,小姐薛湘灵的大喜日子,薛府中只有老仆人薛良,在一旁暗自垂泪,小姐从小娇生惯养,使气任性,这要嫁人了更是颐指气使,光绣鞋的样式就换了三次,而结婚时的重要道具锁麟囊的花样更是屡不中意,薛老夫人劝住了自己的女儿,并在有着麒麟送子含义的锁麟囊中放入了珍珠翡翠金钻玛瑙等财宝,这么贵重的陪嫁,既是让女儿风光出阁,也是在向亲家彰显一下自己的财力。
    送亲的这一天,薛家的锣鼓仪仗排场宏大。可是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转瞬间大雨瓢泼如注,路边只有一座春秋亭,小姐的花轿就停在里面避雨,仆人吹鼓手们虽然站在雨里,却也不住的称赞,薛小姐这真是“贵人出门招风雨”。很快,又来了一支送亲的队伍,可只有寥寥数人,花轿陈旧残破不堪。不一会,花轿中传出了哭声。薛小姐感到奇怪,吩咐老仆人薛良上前询问。送亲的是新娘父亲,一个屡试不第的秀才赵禄寒,他告诉薛良,女儿赵守贞因为家境贫寒,怕过门受到嘲笑,而自己的父亲在家里又无人照料,因此啼哭。薛小姐想,自己的生活很富足,而这个女孩如此的贫困,不由得心生怜悯,让老仆人把自己的锁麟囊送给这个穷家女孩,这一举动,不由得让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赵家父女也推让不受。赵守贞想,世态炎凉之下,难得有这样悲天悯人的人和心。她不愿辜负薛小姐的美意,而素昧平生却又不能收如此重的礼物,她只是收下了锁麟囊,算是对这次萍水相逢,却遇知己的记念,而将里面的珠宝退回。薛湘灵看到赵守贞父女虽然贫困,却也不失骨气志气,不由得也暗暗称奇,便没有再坚持。两人本来想撩开轿帘,见上一面,但拘于礼法没有见面。
    雨过天晴,两边的送亲队伍吹吹打打重新上路,赵家父女这时才后悔没有问清这个好心人的姓名,无限遗憾与惆怅中,只能以人生何处不相逢,来聊以自慰。
    时间很快过去6年,薛湘灵已经从一个富家小姐,变成富家的夫人,她有一个5岁的儿子,和她小时候一样的任性娇贵。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年的秋天秋雨连绵,使河决口,洪水顷刻间冲毁了薛湘灵的婆家和娘家,万贯家财毁于一旦。
    当薛湘灵被人救上救生船后,苏醒过来时,只剩了她孤单一人,家人丈夫孩子都没有个踪影,她随着难民流落到登州相邻的莱州。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难民,莱州富户卢家,正在开粥场赈济灾民。领粥时薛湘灵遇到了家里的老女仆胡妈,说起了家里遭灾的情形,听说家人都已经遇难,不由得潸然泪下。薛湘灵好不容易领到了一碗粥,正要喝,却看到了一个来晚了的老人,没有领到粥,她毫不犹豫的把粥让给了老人。这一切被分粥的卢家人看到,他们问薛湘灵愿不愿意去他们家当保姆,照看家里一个5岁的小公子?衣食无着的薛湘灵只得答应。
    卢家的小公子娇贵任性刁蛮,处处让薛湘灵难堪。薛湘灵想到自己也是曾经这样折磨下人,而今身份调换,自己也沦为奴仆,备受刁蛮,感到是在赎罪。同时她看到小公子如同看到了自己可能已经不在人世的儿子,触景生情之下只能暗自垂泪。这一天,小公子不小心把一个球扔到了一个小阁楼上,一向任性的小公子却忽然害怕,他告诉薛湘灵,这个小阁楼妈妈不让人进,他不敢进去找球。在小公子的再三央求下,薛湘灵上了小阁楼,在阁楼上她突然发现上竟然供奉着她当年的那个锁麟囊,往事不由得涌上心头,薛湘灵失声痛哭。小公子惊慌之下,喊来了自己的妈妈。
    在卢府的正堂里,卢夫人(也就是当年的贫家女赵守贞),细细的盘问薛湘灵,为什么见到锁麟囊会痛哭,在薛湘灵的娓娓道来之中,两个人的记忆之门在缓慢的打开,6年前的那个风雨中的春秋亭赠囊的往事历历在目。卢夫人确信了面前的就是那个当年要资助自己的那个好心人,慌忙让人给薛湘灵更衣,并上座。原来赵守贞嫁到卢家后,夫妻勤劳创业,几年间竟置出了很大的一份家业,而让她时刻感恩的,就是那个在她最穷困潦倒时给了她最大心里慰籍锁麟囊赠与者,他把锁麟囊作为圣物般供奉起来,也以此告诫家人孩子,时刻不要忘记帮助有困难的人。几天后,在老仆人胡妈的指引下,薛湘灵的母亲丈夫孩子也竟然都平安的赶来,找到了薛湘灵。两家人结为了百年之好,薛湘灵和赵守贞也结拜为了姐妹。在两家人欢天喜地的欢庆大团圆时,薛湘灵却心生愧意地说:当年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没想到却受到了如此大的恩情。
程砚秋《锁麟囊》演出剧照

    1940年5月《锁麟囊》首演于上海黄金戏院。由于剧情曲折跌宕,加上程腔之新,程腔之美,使观众大为惊叹,反响十分热烈,有赞是“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院”。《锁麟囊》使程砚秋登上京剧艺术表演的顶峰,在整个京剧界的地位也举足轻重。
    尽管出于政治缘故,“锁麟囊”遭到禁演,但程砚秋直至去世的前两天,还一直惦记着《锁麟囊》。
    胡承谱的一则笔记小说无意间成为一部闻名遐迩的京剧经典。胡承谱留给后人的瑰宝是“龙坦胡氏”家族的荣耀,是胡氏文化的一个亮点。
青年程派演员吕洋长安大戏院主演《锁麟囊》海报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