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20阅读
  • 1回复

[宗亲提供]诗文拉杂谈(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 本帖被 胡宁生 从 胡氏名人 移动到本区(2019-05-28) —
转自:胡家昌的新浪博客

    作者介绍:
    胡寄尘(1886~1938)字怀琛,别署季仁、季尘、有怀、秋山。泾县溪头都人。地处皖南泾县的“龙坦胡氏”是宋代自婺源清华迁居的胡姓聚居的名门望族,这里文风昌盛,书香世家,古今曾涌现一批有影响的文人学者。近代的胡朴安、胡怀琛、胡耐安、胡道静誉为“溪头四胡”。胡寄尘早年毕业于上海育才学校。辛亥革命时,曾协助柳亚子编辑《警报》。该报是上海出版的一种战事号外,每天出版二至三期,主要报道武昌起义消息,用绿、蓝、红、黄、棕、黑等各色油墨印刷,每天不同,上海光复后停刊。
    民国元年(1912年)在《神州日报》工作,因不满该报当时的保守态度,辞职后转入《太平洋报》任编辑。柳亚子离开后,即接任该报文艺版的主编,直至停刊。
    胡寄尘善写短篇小说和诗词,对于老庄、释道也无不精研。服务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多年,曾继叶劲风主编《小说世界》,颇获文艺界好评。
    民国21年(1932年)上海通志馆成立,馆长为柳亚子,他与其子胡道静均为通志馆骨干人物。后又与通志馆同仁一起,成立上海通社,在上海《大晚报》编辑出版《上海通》周刊。
    八一三事变后,淞沪沦陷,因久病兼忧国而壮年去世。著作有数十种,如《小说革命军》、《胡寄尘小说集》、《中国诗学通评》、《中国文学通评》、《修辞学要略》等。还曾任南方大学、上海大学、沪江大学、爱国女学等诗学教授多年。
诗文拉杂谈(一)
胡寄尘

    编者按:此文为国学家、诗人胡寄尘在一九二一年所撰之诗文杂谈,共三篇。原刊于《俭德储蓄会》月刊。此为第一篇。
    同族息求先生,余旧友也,相别十余年矣,近以其所著我字诗见寄,读之令我亦不知我之无我也。
    诗云:昔日我生时,无我忽有我。异日我死时,有我忽无我。未生已生时,我亦不知我。只此数十年,世间多一我。
    (一)昔日我生时,世间增一我。异日我死时,世间损一我。非损亦非增,我自有一我。兹乃梦里身,幻我非真我。
    (二)我方对镜时,镜中有一我。我方临水时,水中有一我。摄影成写真,纸上又有我。化出多少身,总是一个我。
    (三)我作一篇文,此文便是我。我作诗一首,此诗便是我。人见我诗文,犹如亲见我。但愿诗文多,到处有一我。
    (四)我在世界中,世界有一我。我在国家中,国家有一我。我在家族中,家族有一我。我生天地间,断非虚生我。
    (五)我为父母生,父母爱怜我。我与朋友交,朋友亲信我,我有妻和孥,妻孥恋爱我。我之关系人,一心有一我。
    (六)我方读书时,此书便属我。我方看花时,此花便属我。万物临我前,主观都是我。究竟一物无,纯粹一个我。
    (七)我在他人前,我自称曰我。他人在我前,亦自称曰我。我本代名辞,人各有一我。笑彼世间人,沾沾分尔我。
    (八)我方当醒时,醒中知有我。我方入梦时,梦中知有我。非梦亦非醒,冥然睡时我。此境最恰心,我不知有我。
    (九)我名倘能成,一时知有我。我名倘能传,千古知有我。不成且不传,终不失为我。区区身外名,无以加损我。
    (十)我能见与闻,声色即劳我。我能知与行,事理即困我。才力与聪明,人权天赋我。爱之实害之,无适非累我。
    (十一)我以食充饥,老天能供我。我以衣御寒,织女能给我。凡为我所需,百工总应我。天生多少人,何一非为我。
    (十二)我方作事时,两手运动我。我方行路时,两足输送我。我方言语时,口舌发表我。不言不动时,却是天然我。
    (十三)当我在童年,是一幼稚我。及我到中年,乃一壮盛我。迨我至晚年,又一老成我。我与我不同,百年百个我。
    (十四)我方在冬时,冬风来吹我,我方在夏时,夏日来灸我。不热亦不寒,春秋最适我。天时相推移,莫非试验我。
    (十五)我入深山中,峰峦埋葬我。我行大海中,风浪颠簸我。其实浪与峰,丝毫未动我。境险心自安,漠然我为我。
    (十六)我对于他人,以我身为我。我对于他家,以我家为我。我对于他邦,以我国为我。我本无范围,一界成一我。
    (十七)位在我上人,见我莫骄我。位在我下人,见我莫诌我。位与我同人,见我莫疑我。无论对何人,总是一样我。
    (十八)与我有缘人,见我便亲我。与我有冤人,见我便仇我。何亲亦何仇,由人不由我。都与我无干,我还是个我。
    (十九)我所喜欢人,恐其不近我。我所厌恶人,恐其不远我。问我何以然,我亦不知我。应知世间人,性情都似我。
    (二十)室为我为居,此室便有我。路为我所行,此路便有我。我身虽已离,痕迹尚留我。凡我所曾经,处处有一我。
    (廿一)我思到欧洲,欧洲便有我。我思到美洲,美洲便有我。隔形不隔神,谁能阻碍我。我虽未出门,无处不有我。
    (廿二)我若求人时,人多奚落我。人若求我时,人又趋奉我。退而我自思,同是一个我。何以在人前,如有几样我。
    (廿三)当我热心时,无事可难我。当我息念时,无事可动我。我有我主权,外物悉听我。笑彼失据人,进退都忘我。
    (廿四)事为我当我,奋身不顾我。事非我当为,束手自保我。我本无成心,但以义制我。缅怀古圣贤,学问在无我。
    (廿五)我生有自来,是为前生我。我死有所归,是为来生我。后果与前因,都在今生我。生生无己时,终古未了时。
    (廿六)按此诗深于理而浅于情,颇似禅家语录。此亦可见其性情也,余亦戏成一章以答之云:
    “相隔数千里,你以诗寄我,相别十一年。你以诗慰我,你做你的诗,我是你的我。我读你的诗,我非我的我。其实两心同,不分你与我。其实万心同,不分他与我。你诗本无题,勉强题为我。既然我非我,不必题为我。既然题为我,姑且叫他我。(此他字指诗)既然叫他我,他便自名我。你做几首我,我读一首我。抄录成副稿,一我化二我。登载在报纸,一我化万我。一我化两我,二我化四我。一我化万我,十我十万我。你有多少我,(此我指诗中之我字)我有多少我。(此我亦指诗中之我字)一一一化万,共有多少我。莫问多少我,人人皆是我。凡读此诗者,且以我(此我指我字诗)为我。(此我指读者)各以我为我,到底没有我。”
     吾皖南陵陈君楚材,年方弱冠,已工吟诗,读余诗爱之,介息求作函订交于余,并书近作迭嶂楼诗见示,(迭嶂楼即北楼,李白所谓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者,是也。)千里神交,此君其一人也,为录其诗于此:
     其一、晓登北楼云:“晓日出麻姑,雾重山邱冷。小立且凭栏,俯瞩江城景。大地茫无物,一片模糊影。城楼何处是,时现时复隐。树头蠕蠕动,恍似波涛滚。风静云不流,天垂气自浑。寂寥包万象,大梦人谁醒。”
     其二、晚游北楼云:“春意太阑珊,布裳称体薄。晚来携手游,山爱夕阳落。长笛人倚楼,红霞挂一角。炊烟四面起,暝色浑无着。花草迷芳径,遮断行人脚。披箩续残碑,榜山采杜若。归鸟争巢急,逥翔绕画阁。阴翳林树里,高唱读书乐。”
     其三、月夜坐北楼云:“拭石且撩衣,无言自脉脉。夜深花渐睡,当头惟皓月。苔湿芒鞋透,露凝寒烟结。夜气不分明,江城一色白。怕绕亭三匝,且歌词一阕。曲终复弄箫,厥音太清越。草底乱虫鸣,凄凄复切切。何事觅愁苦,独抱长吟膝。”此中有深意,旁人解不得。
     其四、雨后登北楼云:“雨余白云飞,残晴半窗放。草色更精神,流霞自荡漾。远林翠欲滴,开轩面闲敞。黄鹂歌喉润,睆睍娇声唱。珠凝花欲泪,含苞若怅怅。绿埜有人游,裴回桑陌上。提榼曳轻衫,雍容新气象。绝怜风意软,秧针翻细浪。帆影天外来,烟波悬画舫。沙汀话渔樵,依稀都入望。”伫立凝思久,诗成兴跌宕。
     都英华,字蕴初,桐城人,专习体育,而能诗文。其在体操学校肄业时,适余在该校授国文,相叙一年焉,毕业后,犹时以诗就问于余,顷得其         《夏夜闻雨》一绝云:

     “可怜神女泣青霄,渺渺芳魂何处招。添得南湖三尺水,明朝人说是春潮。”
     爱国女学学生李君汉瑜,作《春日杂诗》云:
    “新裁别样点春光,洗却胭脂换素妆。柳絮梨花难并论,梨花冷淡柳轻狂。”此诗余虽为略改数字,然原文固自有寄托也。
     又有一首云:
    “一径清阴浄绝尘,繁华如锦草如茵。我来为作寻幽客,消去韶光半日春。”比之前章,则略逊矣。
    又《早春》云:
    “玻窗晴日拓玲珑,桃萼初含数点红。新柳一株人样弱,凭栏终日怨东风。”第三句甚佳。
    甘佩珍,亦爱国女学生也。有春游诗云:
    “日来多病亦多愁,倚杖郊原作近游。却恨两三新雨点,如拳特地打人头。”三四丰神,亦极潇洒。
    罗隐京中正月七日立春诗云:
    “一二三四五六七,万木生芽是今日。远天归雁拂云飞,近水游鱼迸水出。”第一句真是奇绝。
    杜苟鹤隽河道中诗云:
    “客路悠悠何悠悠,蝉声向背槐花愁。争知百岁不百岁,未合白头今白头。四五朵山妆雨色,两三行鴈贴云秋。输他江上垂纶者,祗坐船中老便休。”此体于前人亦未尝见也。
    清康熙时河间无云和尚偈云:“削发披缁浄天尘,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爱物无穷事,自有周公孔圣人。”余为易之曰:“削发披缁浄六尘,自家且了自家身。人人自己能相了,不用周公孔圣人。”
【延伸阅读】胡寄尘诗
夜坐

    不展吴棉软被窝,夜深独坐欲如何。
    今宵要试些些法,调遣茶兵敌睡魔。
月夜闻繁华令

    不管风凄与露零,四弦奏出可怜声。
    只因世上知音少,弹与嫦娥月里听。
    注:繁华令:西洋乐器,一译伐乌林,提琴之一。
哭余天遂

    这个穷书生,本是革命党。民国二三年,奋笔诛操莽。
    此后十余载,匿迹绝声响。愿作老教员,余生足自养。
    岂知今年夏,—病竟长往。
南社二十周年纪念冒雨集于虎丘

    一笑相逢盖欲倾,都言天雨胜天晴。本来载酒寻诗客,只合拖泥带水行。
    夷夏兴亡关此会,江山终古证吾盟。龙门采作他年史,难写今朝浪漫情。
早春郊行

    郊外有春意,柳条犹未青。日暄知鸟乐,风软觉寒轻。
    亦有孤吟兴,谁知独往情。归来检新历,何日是清明。
题画

    一个茅亭一个峰,一天烟雨正濛濛。不须别处寻诗去,自有诗情在此中。
    赁居江湾左右瓜畦豆圃、新秋晚凉虫声啾唧、颇有故乡农庄风味、偶成二绝
    豆圃瓜畦似故乡,农庄风味耐思量。可怜儿女生城市,初见流萤喜欲狂。
    秋虫惯喜入柴门,占得墙阴地一分。且与栖迟莫驱去,本来我亦寄居人。
过江湾路故居

    赢车重过旧江村,门巷萧条路不分。风刷雨淘经半载,瓦堆犹有拾荒人。
秋日早起登楼最高处野望

    小楼寂寞似荒庵,养病闲居亦所甘。听罢西窗连夜雨,起看黄叶满江南。
秋夜村居

    秋虫个个喜光明,就我书灯扑我屏。万态千形吾不识,可怜一样有心灵。
春日

    春水拖蓝春草齐,晚来小立画桥西。垂杨四面浓如许,,不辨流莺何处啼。
筒蜕庵老人

    记得探梅曾有约,偶然暌隔又旬盈。不知听雪围炉坐,捻断吟髭第几茎。
题孙阿瑛清宦秘史

    清初故事红楼梦,清末遗闻孽海花。一卷兴亡魑魅董,阿瑛当是第三家。
送亚子归梨里

    江乡木落晚秋寒,送客江头泪暗弹。十日匆匆成聚散,两人各各有悲欢。
    商量偕隐谋非错,检点逃禅事亦难。风雨萧骚天意恶,劝君归去强加餐。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12-12
【延伸阅读】纪念南社诗人胡寄尘
作者:胡适

    南社诗人胡寄尘之逝世,瞬已十年矣。吴江柳亚予为之传,谓:“君议论喜特异,弗肯徇众。尝以墨翟为印度人,点窜柳文字句。胡适之创语体诗,著《尝试集》,君撰文往复,复自著《大江集》行世。不知者以君为怪诞,亦有疑君顽旧者。”予识君有年,深觉亚子之说之确当。以喜特异故,其所收蓄,亦不同常人。启蒙之书,昔有所谓三百千者,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也。以其启蒙也,蒙启而识进,乃废弃随之,不复重视矣。君却不然,乃一一搜罗而加以考证。《三字经》计二十有七种,如《三字经训诂》,王相晋升撰。《三字经故实》,平江王琪弁甫辑。《大三字经》,赵德集群经成语而为之。章太炎更重订《三字经》。其它有华英合编者,中法对照者,有关于释教者,有属于医学者,甚为繁复也。《百家姓》有《百家姓考略》与《百家姓三编》。《千字文》则有二十一种,如《千字文释义》、《续千字文》、《女千字文》、《绘图新千字文》、《千字文音释》,又有蒙汉者,华英者。我人平日未之闻见,君却应有尽有也。此外如《千家诗》六种。《神童诗》二种。又《弟子职注》、《仓颉篇》、《李氏蒙求》、《小学韵语》、《天文歌略》、《龙文鞭影》、《三才略》、《群珠杂字》、《声律启蒙》、:四言便读》,《宇学举隅》、《课蒙易晓》、《干禄字书》、《训蒙五种》、《绘图四字鉴》、《对类引端》、《史鉴节要便读》、《幼学歌》、《日记故事大全》、《家塾蒙求》等等,不胜枚举也。诸启蒙书,现归震旦大学图书馆庋藏。图书馆为印《蒙书考》一册,书标《胡怀琛遗稿》,所以纪念君于文献功绩之伟大也。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