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396阅读
  • 2回复

回忆录—母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一宾
 

发帖
1117
铜币
1182
威望
984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4-26
作者:安徽黄山溪胡荣隆

    母亲去世一年多了,今年100岁。想留文字记念,但微不足道平淡无奇无从提笔,边忆边记断断续续又不成文章,就当家史看看。                
母亲  (一)

  母亲叶仪貞(1915一2014),1915年11月28日出生于安徽休宁奕棋上叶村,初小文化。
    21岁在休宁万安结婚,当年到梅林居住,24岁随夫到如皋生長子不幸夭折。1941年到南通马家巷,生下儿子胡荣鑫和胡荣通。
    31岁全家回休宁隆阜居住,生三子胡荣隆,全家五口生活全靠摆杂货摊维持。
    1951年父亲胡芝陆由一名小摊贩参加政府应考被录取到歙县粮食局工作,当年女儿胡荣珪出生。母亲带我们住进現隆阜戴震藏书楼 (公产),帮屯汐衣装店,店外加工衣服补贴家用。      
    1954年全家迁移歙县斗山街。六口人仅靠父亲微薄工资很难维持生活,为了补贴家用,母亲先后在棉线厂干过活;帮人洗过衣服;在街道食堂当过炊事员;我还记得她曾多次到十里外岑山去砍柴,挑着柴伙回家的身影,我还到半路上去接她。我记得曾几次和母亲起早沿着火車路走一小时才到的地方(桂林黄村朋友送给母亲种的地)去挖地浇水及收蚕豆和高梁……。
    47岁还生了阿五,为了这个家,她倾注了毕生心血,默默无闻不为回报的付出,艰辛的扶养五个子女长大,还操劳子女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她是我家的功臣,是顶梁柱,是传统的徽州女人。

年轻母亲与長子(已天折)的 合照





1952年我家租居在此屋,屋后是隆阜河一横江

在隆阜租正街太和春药店(汪起炳的药店)摆杂货摊,墙上药丸广告仍在





中年母亲

五十年代中全家六口人

六十年代初全家福



父母亲抱小儿子一阿五





欢迎关注:胡氏资讯(zhhusw)微信公众平台
离线胡一宾

发帖
1117
铜币
1182
威望
984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4-26
母亲 ( 二)

  1957年母亲就在斗山街街道工作当任街道妇女主任,1960年5月19日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街道党支部支委和副书记,当任过居委会副主任。任劳任怨,全心全意工作了二十八年。
    1986年71岁才退休,虽然她是我家中唯一退休后无退休工资的人,但他具有共产党员的崇高胸怀和信仰,所以这位有五十四年党龄的98岁老党员瘫在床上还不忘缴纳党费。
    记得我上初中时,夜里睡觉经常被说话声扰醒,原来是母亲她们夜间巡逻回来休息时讲话声,这是母亲任街道治安主任时经常要做的工作。到各家各户通知开会;检查卫生;收户口簿收粮油本;发副食品供应券是她的日常工作。記得有几年为搞创收和其他干部上山种桑树採桑叶,发展付业养蚕。为响应街道办企业号召;还请亲家公(我岳父铁匠)来街道帮忙为仪表厂加工另件。她为街道工作竞竞业业,从不为家务事而耽误工作,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1972年之前的十五年工作全是无报酬尽义务,1972年后的十三年每月才领补助5一32元,而且退休后沒有退休工资。这真不可思议,但母亲却做到了。
    她对家庭子女无私奉献,对党对工作无限忠诚的精神是多么可贵!
八十年代全家福







欢迎关注:胡氏资讯(zhhusw)微信公众平台
离线胡一宾

发帖
1117
铜币
1182
威望
984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4-26
母亲  (三)

  父亲在遗言录音中讲到:"尔等要永记老母为我全家苦了一世,尤其是那年脚被鸡啄破,真苦了她"。后来母亲也和我說起此事,整理后略写几笔,以念母亲。
  1946年3月,父亲和三十一岁的母亲怀着我带着四岁的大哥三岁的二哥全家四口人从南通到杭州由新安江乖船回徽州,在奕棋舅舅家暂住,不久搬到隆阜三姨婆家。6月的一天母亲右脚背突然被鸡啄破,用草药包扎治疗后反而严重皮肤溃烂,只好到屯汐医院开刀住院四十天(我还没出世就和妈妈一起住院)。当时正值伏天,父亲还天天往返屯汐和隆阜,每天走二十余里路。在家给二个哥哥洗澡睡觉,到屯汐又照顾母亲。四十天真苦了父亲和母亲了。
    母亲出院后伤口一直不收口,走路只能用脚后根着地。两个月后母亲在隆阜下村三姨婆家生下我。(可想而知刚出生的我是多么的弱小啊,由于先天不良我到二岁还只会在地上爬,長大后也一直很瘦弱体重不足百斤)。母亲脚背伤口常流水不見收口,找了许多土方乡医都治不好,一年多后经人介绍找到歙县老中医曹家用了他家祖传秘方(拔毒生肌散)后,终于收口但也留下一大伤疤,先后用了近三年时间。
  六十年后,九十岁的母亲不知什么原因右脚背的老伤疤破了,凹陷下去很深,旧病复发,大家看了都很着急,都认为老人皮肤再生能力减退,可能再治不好了。母亲提起六十年前曹家秘方治好伤口的事,我们四处打听后得知曹家后代曹恩溥在屯汐一家医院当医生,我先后去了四、五次每次买五瓶(拔毒生肌散)送到歙县,母亲自巳每天勤换药,大半年后奇迹发生了,老伤口长出新肉并逐渐收口结疤全好了。

1947年五岁的大哥和四岁二哥扶着还坐不稳的我

欢迎关注:胡氏资讯(zhhusw)微信公众平台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