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19阅读
  • 1回复

[网络转载]新郑胡庄发现韩国王墓 大墓墓主疑为“桓惠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02-06
来源:东方今报   文:梁新慧 图:通讯员马俊才


  “新郑胡庄大墓,就是韩王陵。”昨天傍晚,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庄大墓考古队领队马俊才异常兴奋地说,课本上所说的“秦齐楚燕韩赵魏”中的“韩”,如今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是我国首次发现“战国七雄”中的韩国国王墓。


  胡庄墓地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郑韩故城”之西。2006年10月至今,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其发掘,目前发掘面积已超过1.2万多平方米。胡庄墓地已经入选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5项入围名单。
  铜鼎上铭刻“王后”
  “两座大墓中,夫人墓几乎被盗一空,韩王墓虽然被盗也很严重,但目前已清出青铜礼器、乐器、银器等各种质地的文物500多件(套)。”马俊才说,这其中,有长27.3厘米、宽8.3厘米的玉圭,还有兽头形等46件银器。“大墓出现了两个巨大的盗洞,最早的盗洞出现在主人刚刚埋葬不久,另一个盗洞是汉朝时留下的。”马俊才说。


  去年6月,今报记者曾经到该墓地采访,当时,还不能确定是韩王陵。如今,又是如何确定其为韩王陵的呢?


  马俊才说,胡庄墓地的核心是两座带封土的战国晚期“中”字形大墓,出土文物经初步去锈,专家已在铜鼎、削、盖弓帽、车辖、鞋底形铜足等100多件铜器上发现刻铭,其中在铜鼎上发现有“王后”刻铭,在铜戈上发现“左库”等战国时期韩国官署名称,在其他青铜器上也发现了“王后官”和“太后”刻铭。因此,可以确定这里是一处以夫妇墓为核心的战国时期韩国晚期王陵。


  墓主可能是“桓惠王”
  针对大家最关注的墓主人身份,马俊才说:“根据推测,这个韩王有可能是韩国倒数第二代王——桓惠王。”


  马俊才解释说,胡庄墓地发现了空心砖墓。以前,考古界认为空心砖是汉墓的典型特征,现在胡庄墓地有空心砖,再加上出土器物的特征,综合分析应属于战国末期的韩王陵。
    “史料记载,最后一个韩王安,被秦始皇杀害,所以,我们推测这座墓的主人有可能是韩国倒数第二代王——桓惠王。”马俊才说,具体身份要看下一步的文物清理工作。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02-06
【相关资料】韩桓惠王


    韩桓惠王,韩厘王之子。在位时,韩非多要求推行法治。韩桓惠王二十七年,郑国奉桓惠王之命西去秦国,劝说秦王兴修水利工程,是为郑国渠。
    桓惠王元年,伐燕。桓惠王九年,秦拔韩陉,城汾旁。桓惠王十年,秦击韩于太行,韩上党郡守以上党郡降赵。公元前262年(秦昭襄王45年),秦国出兵攻伐韩国的野王。野王投降秦国。韩国上党郡与本国的联系被切断。韩桓惠王惧怕秦军兵锋,决定主动把上党郡献给秦国,以息战祸。上党郡守却不愿降秦。韩桓惠王于是派冯亭接替上党郡守遂行降秦的相关事宜。
    冯亭上任後,也不愿降秦。他率众献郡于赵国,意欲利用赵国的力量抗击强秦,以保全韩国。赵孝成王喜出望外欣然接受,封冯亭为华阳君仍为上党郡守,派平原君赵胜领5万赵军接收上党。公元前261年,秦国派军进攻韩国的缑氏、纶,震慑韩桓惠王;派左庶长王龁领兵进攻上党,意欲一举兼并。赵国派廉颇领兵20万救援上党。桓惠王十四年,秦拔赵上党,杀马服子卒四十余万于长平。
    桓惠王十七年,秦拔韩阳城、负黍。桓惠王二十二年,秦昭王卒。桓惠王二十四年,秦拔韩城皋、荥阳。桓惠王二十六年,秦悉拔韩上党。桓惠王二十九年,秦拔韩十三城。桓惠王三十四年,王卒,子王安立。
    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2年),秦国大将白起进攻韩国,占领了野王(今河南沁阳),韩桓惠王割上党(今山西长治)给秦国求和,上党人既不想被秦统治,又无力抗秦,郡守冯亭率一郡军民降赵。
    赵国接受上党,并遣名将廉颇麾重兵进驻长平(今山西高平市)拒秦,双方发动长平之战。前239年韩桓惠王薨,子韩安立。
    韩桓惠王时期,韩国政治混乱,法律、政令前后不一,群臣吏民无所适从。韩桓惠王实行改革。继续推行申不害提倡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体制,主张以“术”治国。申不害所讲的“术”,主要是指国君任用、监督和考核臣下的方法。“术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君臣之能者也。”(《韩非子?定法》)
    国君委任官吏,要考察他们是否名符其实,工作是否称职,言行是否一致,对君主是否忠诚,并根据考察的结果进行赏罚,提拔重用忠诚可靠之臣,贬除狡诈奸滑之人。最好采取隐密的权术,表面上不露声色,装作不听、不看、不知,使臣下捉摸不透国君的真实意图,实际上却可以听到一切、看到一切、知道一切,这样就可以做到“独视”、“独听”,从而“独断”。韩桓惠王时期,推行申不害的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需要指出的是,申不害的改革有很大的局限性,效果远不如魏、秦等国。
    韩桓惠王时期的韩国在现在的河南一带,《史记》上有这样的记载:“韩之先与周同姓,姓姬氏。其后苗裔事晋,得封於韩原,曰韩武子。”也就是说,韩国祖先最初是被封于“韩原”这个地方的。致韩厥之时,列为晋国六卿之一,即“晋作六卿,而韩厥在一卿之位,号为献子”。
    献子之子宣子徙居州。宣子子贞子徙居平阳。至于“郑”这个地方,最初不是韩的领土,而是另外一个诸侯国——郑国。《史记》记载“哀侯元年,与赵、魏分晋国。二年,灭郑,因徙都郑。”吾知道,春秋与战国分野的标志就是韩、魏、赵的三家分晋。所以,说战国时期的韩国都城应该是郑。《史记》记载韩桓惠王时期韩的疆域范围,韩的领土范围大致应是黄河以南,故不包括河北,在颖水之滨,故在河南界内,郑州、洛阳之间,西北与山西接壤,南不过淮河一线(当时是楚地)。
    韩桓惠王时期,韩国商业也很发达,主要表现在商人的活跃,城市的繁荣和货币的流通等方面。
    1、韩国商人们贩运于列国之间,扩大了商品交换的范围,各地的特产如北方的马匹,南方的鱼,东方的盐,西方的皮革在中原市场上都能买到。大商人更加活跃,如大商人白圭,“人弃取,人取与”的方法,(《史记货殖列传》)大搞投机交易,赚取了大量财富.河东盐商猗顿和冶铁商郭纵,富甲天下,交结诸侯,干预政治.阳翟大贾吕不韦,通过贩贱卖贵,家至千金,参与政治,官至丞相。
    2、韩桓惠王时期,城市的繁荣是商业发展的重要表现,战国时期出现了许多工商业发达的大城市,韩之阳翟(今河南禹县)。
    3、韩桓惠王时期,随着商业的发展和城市的繁荣,金属货币的流通更加广泛了。当时金属货币有铜币和金币两大类,铜币主要有四种:燕,齐两国使用刀币,周、秦一带使用圆钱,三晋使用布币,楚国使用“蚁鼻钱”,金币一般以斤(十六两),镒(二十两)为计量单位,还有“饼金”和“郢爰”。(饼金为饼状金块,郢爰为方形金块)金属货币进入商品流通领域,是商品经济发展的重要表现。
    韩桓惠王时期,手工业发展迅速
    1、与农业相结合的家庭手工业。随着井田制的瓦解,小农经济成为封建生产方式的基础,小农经济的特点是男耕女织,其产品主要是满足家庭的需要,是一种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
    2、个体手工业。指民间具有一定专门技能的工匠,依靠自己的“技艺”从事的小商品生产,他们分布于各个行业中,如木工、皮革工、鞋工、陶工、漆工等,其产品多是自产自销。
    3、私营手工业。指“豪民”经营的规模较大的手工业。如猗顿经营的煮盐业,卓氏和孔氏经营的冶铁业等,其劳动者主要是依附农民,雇工和奴隶,私营手工业要向国家交纳赋税,个别大手工业主积累了大量财富,富比王室。
    4、官营手工业,一般规模较大,由官府设立专门官吏掌管,其生产者由奴隶,罪犯和雇工,其产品主要是兵器、礼器及生活奢侈品,主要用来满足统治者的需要。
    韩桓惠王时期的韩国,铁制农具已广泛应用于农业生产,铁耕已是很平常的事情。建国后考古发现的铁制农具主要有:铁铧、镢、锄、镰等。铁农具的推广和使用,有利于大量荒地的开垦和耕作效率的提高。
    韩桓惠王时期牛耕在战国时期更加普遍。铁农具和蓄力的结合,为深耕细作提供了条件。《韩非子外储说上》说:“耕者且深,耨者熟耘也”。如果没有畜力和铁农具,深耕细作是不可能的。
    农民在长期的耕作实践中,生产经验更加丰富,他们已经能从土壤的色泽,性质和肥沃程度去认识和区别土壤,因地制宜地进行耕作,农民已很重视对土地的施肥,“掩地表亩,刺草殖谷,多粪肥田,是农夫众庶之事也。”
    韩桓惠王时期,通过施肥改良土壤,是提高农业产量的重要因素。随着农具的改进和耕作技术的进步,粮食的单位面积产量大大提高,有的地方还推广了一岁两熟制,《荀子富国》说:“今是土之生五谷也,人善治之,则亩数盆,一岁而再获之。”总之,战国时期的农业生产发展十分迅速,生产水平有了根本性的提高。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