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637阅读
  • 0回复

老挝: 东南亚被遗忘之净土 亚州最后的世外桃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6
来源:胡金萱推送
作者:胡席贤
    一、话说老挝

    老挝位于中南半岛北部,北邻中国,南接柬埔寨,东临越南,西北达缅甸,西南毗连泰国,面积23.68万平方公里,人口近700万(2018年),地广人稀,是亚洲地区人口密度最小的国家。境内80%为山地和高原,且多被森林覆盖,最高峰普比亚山海拔2820米,有“印度支那屋脊”之称。北部与东部为高原,西部是湄公河谷地、其支流沿岸的盆地和小块平原。水利资源丰富,有锡、铅、铁、稀土等矿藏,已开采的有金、铜、煤、钾盐、煤等。2012年森林面积约1700万公顷,全国森林覆盖率约50%,产柚木、花梨等名贵木材。老挝的大红酸枝木,东南亚最好。
    翻阅史书就不难发现,老挝从古代起就一直命苦。历史上曾先后隶属于扶南和真腊,雍正年间向清朝中央政府称臣,属于中国。十三至十八世纪名(澜沧国)南掌,十八世纪起被暹罗征服,十九世纪又被法国殖民,后来被日本占领,二战后再被法国统治。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又卷入了越战,受越南的控制,名为寮国。1964-1973年,美国为截断与阻挡经老挝对越共在南边作战物质的供给,空袭580344次,在老挝投下了200多万吨炸弹,这个数量超过二战时美在德国和日本投下的炸弹的总和。按老挝当时的人口平均算,几乎每人都能摊到一吨炸弹,据说目前仍有30%的炸弹没有爆炸。1975年废除君主制成立共和国,1997年7月加入东南亚国家联盟,已同138个国家建交。目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老挝人民革命党是老挝唯一的政党。
    老挝的主体民族佬族,与我国云南傣族的语言、体型、节日等较接近。国民大部分人信奉小乘佛教,男人地位高,一生总要出家当一次和尚,且很自豪光荣——如同吾国人上了北大清华。老挝人说话声音都是轻轻的,很温柔的样子。无论有没有接受过教育,大部分的老挝人都有礼貌,不鲁莽,不冲动,不钻营,不焦虑。无论贫穷富裕,对自己随缘,对他人安静。民风淳朴,简单平和,人际关系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化。他们知道如何获取利益,却不去思考怎么去获得更大的利益。参加琅勃拉邦的骑大象游玩时,领象师会熟练地帮你照像,但却不会要你付费。很多小商贩都不会主动招徕顾客或叫卖。所以即使你站边上一直看人家卖东西,人家也不会问你一句,你买啥?你问,他就答;你不问,他也就安静的等在那里,大家舒服。tutu司机,也只是眼神询问下是否要坐车,或者小声嘟囔句“tutu”,你摇摇头,他便开走了。
    由于种种原因,资源丰富且人口少的老挝发展缓慢,国民经济以农业为主——基本是靠天吃饭,工业、服务业基础非常薄弱,除大米、电力外,连日常生活用品:成衣、鞋帽、牙膏、肥皂、洗发沐浴液、开水瓶、炊具、糖果、饼干、方便面甚至盐酱油醋等等,都要从泰国和中国进口。除糯米饭、黄瓜、香蕉、芒果外,老挝大多的物价并不便宜,好在民众的饮食比较清淡,不大食肉,国家提供了基本教育和医疗,有自己的住房,没有高房价的大山压顶,日子还算过得去。公路、铁路、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少而落后,2018年GDP为181.3072亿美元——比四川省地级自贡市的地区生产总值还要少些,人GDP均为2567美元,是被联合国认定的48个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老挝百姓生活穷苦,人均寿命较低。2010年,老挝的人均预期寿命为62岁,年龄中位数为21岁,人口结构偏年轻型。普通民众的月收入老挝币百多万基普,按汇率1250:1计算,折合800元人民币,公务员平均月收入1200元人民币,教师也差不多就这个数,国营企业员工月收入则平均2000元人民币。政府部门有些混乱,政府公务员有时发不出工资,一拖就是几个月。这也导致很多手握权力的公务员靠敲诈勒索来增加收入,比如边检和交通/警察部门等。虽然老挝很穷,但是老挝对教育还是很重视的。九小中学教育(公立),基本免费;国家职工和普通居民均享受免费医疗。其国内现今的经济发展状况,或与我国八十年代大致相似——工业除外,但摩托车、私家车及智能手机拥有量,远高于我国那时的水准。他们没有存钱的观念,拿到工资就直接消费掉,提前消费及分期付款购大件商品。

老挝13号公路旁,农村景色。

    自然的原始风貌、基础设施落后简陋,人民的简单快乐。打招呼或迎客就是双手合掌:“沙拜迪”!很难想象还有其他哪个国家能像老挝人性格一样,随意闲适,生活工作节奏都很慢,悠然自得,过一天算一天。这国民性的好处是心平气和、容易满足,虽然贫富也比较悬殊,却少有戾气,少有部族冲突,社会稳定,治安较好,比较附近的缅甸、泰国社会不时的动荡甚至武装冲突,印尼国内族际的争斗,国家好治理,利也;但另一方面问题则是,不尚进取,随遇而安,惰性懒散,工作效率低,上班不守时,有事不打招呼不请假,周末就是喝啤酒 (Beerlao是亚洲最好的啤酒之一,老挝的“国酒”,并且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广泛的知名度) 狂欢,改变现状的欲望不强烈,弊也。不过,至少从表面看,老挝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时候甚至也不作息,人们脸上随时挂着笑容,无忧无虑。特别是你从相邻的中国过来旅行,这样的感知会更加深刻。在相当程度上说,“老挝特色”就是佛教信仰,“老挝风情”就是落后的乡村生活。行走在老挝,你会发现这个国度就是由无数镀金的奢华寺庙、身穿橘色僧袍的赤脚僧侣、青翠碧绿的稻田,以及友善的国民组成的一幅大自然、原生态之田园诗画。

万象城内的寺庙。

老挝公路边的小镇。

老挝的农村小学。

万荣一景。

     二、万象
    万象(Vientiane),老挝的首都。据传从前此处多檀木,老挝语中万象意为“檀木之城”;包括附近的市域面积3920平方公里,市区人口近50万。最高平均气温31.7℃,最低平均气温22.6℃。城区位于湄公河中游北岸的河谷平原上,隔河与泰国相望。由于城市沿湄公河岸延伸发展,呈新月形,因此万象又有“月亮城”之称。这是一座历史古城,自16世纪中叶塞塔提腊国王为避缅甸的威胁,从北边的琅勃拉邦迁都于此后,就一直是老挝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也是老挝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万象街景,傍晚时分。

万象城区的街心花园。

    万象的瓦岱国际机场,也就两层楼,为日本援建,比我国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嘎洒机场规模大些,跑道超过3000米,登机闸口十个以内,亦有登机桥两个或三个,入境的时候人不多,通关效率也就高。我们来旅游的一行团队三十多人,在领队的指挥下,另外成列鱼貫而行,一分多钟就通关入境了,是本人去过的二十个国家中最快捷的。

万象的瓦岱国际机场楼外。

    因国家的经济欠发达,万象是所去过的国家中最为安静的一个,在街头没怎么看到多的行人,相对于其它国家的熙熙攘攘,这样的首都实在是有些让人不可思议,有人说与吾国大的县城差不多,被戏称最不象首都的首都。然而,经济的繁荣与否,不是衡量一国和一城的唯一指标。没有文化传承的城市,就如没有灵魂的沙漠。当今世界,各国不少城里越来越多的高楼林立,水泥钢筋、千城一律,标志性的高大建筑均争先恐后的以什么最高或第一去设计,不断地超越物理极限去建造,并以此为荣和炫耀。

万象:国家主席府与凯旋门之间的街道。

    实际上,摩天高楼并不等于现代化;有些高度是无法超越的,那就是这个城市本身的文化底蕴及优秀的非物质民俗传统。法国的巴黎、意大利的罗马、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美国的华盛顿特区等,都不准在老城区或城区建高楼。虽然少了摩天大楼、大型卖场与超市、公交汽车、地铁轻轨,但万象依然保持着古老的传统习惯,对寺庙僧侣的尊敬、民众的性格温和谦让,城中较多自然绿色与低矮房屋,不也很好?而市内的古迹,还是值得看看。

1、塔銮寺

    塔銮意为“大塔”或“皇塔”,位于万象市东边塔銮广场上,在信佛的老挝人民心中地位神圣。1560年,澜沧国国王塞塔提腊为避开缅泰两邻国的威胁,将首都由琅勃拉邦迁至万象,并修建了塔銮。十八世纪,塔銮曾多次遭到破坏,现存的塔是1930年按原样重建。塞塔提腊的雕像静坐在塔銮前,守护这座多灾难的建筑。导游阿勇说,塔中存放有释迦摩尼胸骨的舍利子。现今,老挝的国徽和货币上,就有黄色的塔銮图案。塔銮节因塔銮而得名,在每年11月份,时间为半个月左右。节日期间,全国各地的僧侣和佛教徒络绎不绝前往塔銮朝拜,民众也携带各种食物、香烛、鲜花等向塔銮朝拜及向僧侣布施。每年庆祝塔銮节期间还举办老挝全国展览会,展览会邀请周边国家参展。此外还有文艺、体育等表演活动,整个塔銮广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此时,宗教与世俗咫尺相望。

塔銮寺内景。

    导游给了四十五分钟时间的自行活动。在塔銮内绕行一圈,在功德箱放五元人民币,出来后在广场有意给十元人民币请当地专摄影者照相;特付七十人民币,买鸟放生。在返回万象的半路于服务站休息,也有意购小摊的食品,亦叫小女孩不用找零。给为我们开车并拿接行李的当地师傅100元人民币小费。在购物店可买不买,还是就买了超过团费二倍半的老挝产品,尽个人棉薄之力,支持地接导游的工作及老挝目前重视发展的旅游业。友好待人,善莫大焉。

    2、凯旋门

    万象凯旋门位于老挝市中心,是万象的地标,以及最受欢迎和打卡的旅游景点。上世纪六十年代,先是法国人为征服了老挝而建造,后为庆祝老挝解放成功,纪念老挝人民顽强抵抗外国殖民者的入侵,老挝自己又加以了民族特色改造。凯旋门高45米,宽24米,东西风格结合,远观和法国巴黎的凯旋门十分相像,顶部为典型的老挝风格。拱门基座上的雕刻很精美,檐壁上的装饰,反映了最为经典的老挝传统民俗中的精华,天花板与墙壁绘制着佛像和神话故事,提醒着游客,老挝是个佛教国家。

    万象凯旋门一共7层,5层以下贩售商品,5层和6层是露台,7层是顶层,像个小阁楼,可以俯瞰万象整个城市的风貌。付3000基普、合人民币2.5元,比较国内的价格,很便宜。买票一张登顶眺望俯瞰了万象城区:会当高处望,四周无遮挡,高楼少有见,天际线和谐。

凯旋门顶俯瞰。

    3、国家主席府


    这是座古典装饰风格的巨型法式城堡,1973年在昭阿努冯王宫废墟上由韩国援助重建的。大门左侧,有老挝现任国家主席本杨夫妻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夫妻的大幅像。没有卫兵,但不能参观,只能隔着栅栏往里看看。老挝主要的援助国有中国、日本、韩国、美国。1991年后的十几年间,日本通过CIJA援助机构向老挝的援助占总援助20%多,宾馆的电视,有日语的频道节目,日本韩国造与捐赠的二手汽车与摩托车,街上和路上时见。韩国的援建项目也不少,万象街道上常见韩国的国旗与老挝的国旗同挂,韩语与日语招牌不少。当然,主要城市与镇子街上最多的招牌,还是中文的,如华为、VO手机,摩托车店,旅馆、中餐馆等。目前,报考学中文的老挝青年人也在增多。
    4、玉佛寺


    总统府的后面是有名的玉佛寺。玉佛寺曾是澜沧王国的王室寺庙,因供奉着从琅勃拉邦运来的一尊玉佛而得名,之后玉佛被暹罗夺走,现存于泰国曼谷的玉佛寺内。少了珍贵的玉佛镇殿,玉佛寺又被烧毁,老挝多被欺凌的历史,让后人不甚悲殇!目前看到的玉佛寺是重建的,依然保有许多文物佛像,但保存环境真的是不好恭维,有些木刻石碑就堆在廊下风吹日晒,风化得快看不出了,不知道还能保存多久。

    正殿改造成了陈列室,需要买票进入。我们在太阳里走了好一会儿,基本没看到几个户外工作的,工地就那么摊着,大门就那么敞着,马路上的垃圾就那么堆着。这边卖票的工作人员,即使晃回来,也不急着卖票,就坐着看我们逛。等我们从寺庙的侧廊及四周出来后,才慢悠悠地晃回来,不知刚才去了哪里?在寺庙大门外候车时,见有老挝妇女做生意的小推车,购一瓶橘子饮料喝。

玉佛寺内景。

    5、船游南俄湖
    抵达老挝后的次日清晨,从下榻的泰国人开办的丹萨旺宾馆早饭后出来,不一会儿就到了老挝人称之为“海”的南俄湖。其位于南俄河下游、万象东北60公里处,为老挝最大的湖泊,284平方公里,为苏联援助人工所造,原名塔拉大水库;与牛角山国家森林公园相间,水质相当不错,山水相缠、碧水青山。

    座较大的游船出湖,不时站在船头,呼吸新鲜空气、环视湖光山色,小岛葱绿、湖水清澈,拍几张照留影;午餐的糯米饭(稍硬)、清蒸鱼、煎鸡蛋、空心菜、青木瓜、冬阴功汤等,或是食材少污染的原因吧,味道还不错。在船内跟播放机唱歌,随着面目清秀、身材窈窕的服务员跳当地的民族舞蹈,惬意的一个半小时。下船前,给服务员小费。

船游南俄湖午餐。
游船上放歌。

    三、万荣
    沿着纵贯老挝北边磨丁至南部占巴塞的13号公路(1400余公里,为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修建,运送物质给北越在南越作战)行走,从万象开车160公里,途中不时可见一段段中国援建的高速公路及铁路的路基成型,北行约3小时的车程,就到万荣。
    小镇傍河而建,街道洁净有序,主要的一条道路两旁多是一层或两层的家庭旅馆、餐馆和酒吧,没有“统一规划与规范”而随意错落。这里有喀斯特地貌,山峰平地拔起,巍然耸立、气势雄伟,还有千奇百怪的溶洞和安静美丽的南松河,山青水秀,民风淳朴,被中国人称为老挝的小桂林。

万荣南松河。
万荣街景。

早上,万荣街上赶去学校的学生。

    与万象和琅勃拉邦古城的人文景观比,这里更加自然与原生态,且人少安静,好懒散与发呆。清晨,在河边散步,可见云雾缭绕青山,很有动感。万荣亦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探险家和年轻人的乐园。要做什么准备喃?什么都不用。泳衣都不用带,穿着休闲装,遇到水潭子直接跳,上来一会儿就干,最好穿个带跟凉鞋,方便蹚水。还有开卡丁车、骑自行车、划船、座机动船、皮划艇、轮胎漂流等游玩项目,深受欧美背包客的喜好,长期留恋于此,也被游客作为到350多公里外的琅勃拉邦中转站。

清晨的万荣。

    1 、蓝色泻湖。
    曾入选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是从喀斯特溶洞流出的水形成的一个小浅湖,水质很好,湖水清澈见底,岸边树木葱郁。导游说,对中国人来说,这或就是农村家前的池塘,让我们自行活动一小时。蓝色的湖面上各国游人嬉戏打闹,湖边的树叉粗壮遒劲的百年大树就是天然的跳台,不少游人跃跃欲试,等待一跳,或抓住树枝荡秋千下湖。湖边的凉亭里可聊天或看书。围绕湖转了一圈,

    在湖边的小食店买了一份炒河粉,边吃边环视。到来这里的中国游人多以观看为主,西方及日韩游客,则以体验为主。当时,有一批韩国人正玩得欢,抓着潭边的老树上的蔓藤荡向空中高点,然后松手,坠入冰凉的水中。其亲近大自然之感受,或比照片更能让人铭记一身。

    2、南松河漂流
    按导游的安排,我们座机动长尾船快漂,穿上救生衣,两人一组,由船工在后面驾驶。漂流行程约13公里,先逆流,后顺流;河面还算宽阔,水流大都平稳,偶尔也会有一段急流。河风拂面,空气新鲜,江水清澈见底,两岸翠竹丛丛,西岸兀立凸凹的绿色山头连绵,东岸各式的房屋与田野相间,确有我国桂林漓江景致的模样。
    3、坦江溶洞

    通过南松河一座吊桥,左转沿风景优美的草地绿树中的人行道行走五分钟左右,再攀爬175梯,就到了溶洞。这是当地比较大的一个溶洞,十九世纪初也曾作为抵御云南穆斯林进攻的地堡和避难所,比起中国的溶洞,则要简单浅小,乏善可陈,进门有防空洞的感觉,十几分钟即可逛完溶洞。洞内道路铺铺,灯光打打,没用多彩的灯光照射烘托,更没有对洞内的钟乳编诸如“猴子过山、老鹰展翅、牧童骑牛、月照松林”云云的那么多形容夸张词汇,与其朴实少华的民族风格吻合。在坦江溶洞口,可俯瞰与眺望万荣小镇街道、田野与南松河。
坦江溶洞口,眺望万荣城区与南松河。

    通往溶洞口的河边人行道旁,有孩子在卖东西,基本都是女孩子,卖手链的,卖小佛像的,卖小鸟的——购者买后放生用的,卖烤玉米红苕米饼的。一万基普:烤的三根小玉米或五根小红苕。虽然才吃早饭不久,为照顾她们的生意,我还是决定购买,给小女孩一万基普(合人民币八元),只要一根玉米和一根红苕,原生态的食材所作,味道口感好!老挝是一个女多男少的国家,你会常常看到女人在辛勤的守着生意摊,男人则在家喝啤酒、咖啡,或看孩子。在万象、琅勃拉邦夜市,很多女孩子帮妈妈卖东西,男孩子很少出来。
   四、琅勃拉邦
    1、佛教及法式小镇
    相比于东南亚的其他国家,不靠海及内陆的老挝没有那么多的特色景点,也没有那么多的名人轶事,但是老挝胜在它的安详,不似泰国的日渐浮华,也不似越南的有些呈能,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与它无关,人说是亚洲最后的世外桃园。老挝与泰国合拍的电影《早安,琅勃拉邦》:一个澳大利亚男摄影师,从不情愿被派到老挝外拍,遇到了美丽的老挝女导游(老挝美女多,勤快且要求不高),相互慢慢萌生情愫,最后舍不得离开。湄公河上醉人的竹桥日落、庄严神圣与风格独特的庙宇、破旧却不失风情的法式别墅,以及琅勃拉邦的四字,会让你有所心动!
琅勃拉邦——有千年历史的銮佛邦古都。
    琅勃拉邦又名銮佛邦,是著名的古都和佛教中心,曾经也是澜沧王国的首府,是老挝现存最古老的城镇。目前有六百多座古老建筑物,小小的老城区有超过30家寺庙,浓郁的东方情调,作为老挝的文化与宗教的瑰宝,被公认东南亚传统与殖民风格保存最为完好,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遗产名录。对比万象与万荣,琅勃拉邦更如同一座世外桃源,自然生态好,还不喧嚣,民风淳朴——人际关系目前还未过分的功利及商业化,宁静、舒缓与
松慢在整个东南亚首屈一指。
南康河与竹桥。

    王宫对面的普西山上宝塔的路边,有一尊十米高并披着袈裟的金佛,站在镶瞒宝石的神龛中庄严神圣,慈悲地俯视,使行人感觉穿越了时光隧道,来到了仍旧古老世界。有旅行者来到琅勃拉邦的重要原因:就是寻找在当今很多地方业已失去的记忆,感受时空的变换,放慢活着的节奏,让浮躁的心情,安静平和。

    南康河与湄公河在一旁静静地流过,默默地滋润着这座小城。市区只有一条主道与几条小街,更像是一个养老之地,很适合喜欢慢生活的人居住。此地曾是法国的殖民地,所以琅勃拉邦街路边的不少建筑,有着厚重法式建筑的浪漫风格,逝去的美好时光。

    一边是东方传统的佛塔寺庙,不时有穿着橘红色的僧人走过;一边是法式的小洋楼,包括欧美的各国游客在此处喝咖啡聊天;不经意间,东西方文化就这样于此交流融汇了。亦有说:若在广西桂林阳朔的西街附近加几座小乘佛教寺庙和法式建筑,再把四川九寨沟的美与规模降低两个等级,那就是老挝的琅勃拉邦了。
琅勃拉邦的光西瀑布。
    2、香通寺

    相比于泰国,琅勃拉邦的寺庙没有那么宏伟,但是多了几分世外桃源小镇才有的宁静。香通寺是琅勃拉邦最古老、最漂亮的寺庙,也是最著名的小乘(南传)佛教圣地,需要买票,2万基普——合人民币16元,比起国内的庙寺门票还算温柔。主殿的三层陡坡式屋檐快要斜到地面,典型的老挝风格建筑;墙和柱都带有金饰。后墙上镶嵌着色彩斑斓的图案,就是有名的“生命之树”,老挝的国宝。
    生命之树在老挝的各个庙宇都可以找到影子,而其就发源于香通寺。寺内还陈列着金色龙头装饰的灵车、王室骨灰金瓶,以及包括有老挝特色卧佛在内的大大小小的佛像。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进行了游览,当天是什么节日吧?庙内香火兴旺,络绎不绝,很多人全家过来参加活动。僧人很友好,见人微笑,不卑不亢,不远不近。在他的世界里,你做什么,随意。逛累了,座在述说佛祖故事的生命之树的图案下,会安静下来并肃然起敬。
香通寺的生命之树。




    3、清晨布施

    在琅勃拉邦有一幕不要错过。每天清晨六点,市区内所有寺庙的数百名僧人,成群结队和赤脚走出寺庙;在淡淡的晨雾里,年轻的僧人们披着橘红色的袈裟,挎着黄铜色的钵盂,从小镇的东侧开始,沿主要大街向西列队而行,接受信徒的布施,前后时间持续一小时左右。街边跪满了虔诚的信徒及布施者,当僧人们走过,他们打开竹篮把当天第一次做糯米饭、粽子、香蕉等放进僧人的钵盂里,然后双手合十,喃喃地祈祷,仿佛是默片电影中的画面。在这个笃行小乘佛教的国度,清晨布施的传统,超越了意识形态的论斗、血流成河的战争及人世的苦难,日复一日的每天在这片土地上出现。这种源自小乘佛教并普遍存于东南亚的这一传统,总是让人感到欣慰:僧人们接过食物时,脸上带着庄重,而布施者的表情,则是幸喜!他们认为,每一位从面前走过的僧人,都是佛祖的化身。“这是多么大的福报”!

    为了布施,许多当地的山民天不亮就起床,走上几小时的山路,下雨时,算得上是一次种苦行。他们头发蓬乱、皮肤黝黑,朴素的衣服显示着生活的艰苦。然而,这些都不妨碍和阻挡他们表达虔诚。当他们把一小团糯米饭放进僧人的钵盂里时,脸上流露出喜悦与安然。这喜悦与安然,随着僧人的脚步走过街边的菩提树和占芭花(也称鸡蛋花,白色黄心,老挝的国花)、走过王宫、走过一栋栋法式别墅,琅勃拉邦的山河甚至整个世界,仿佛都沉浸在这喜悦与安然之中了!当地的这布施,无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世世代代地坚持这种习俗,已延续了千年,维系着他们内心对佛教的敬仰。人,不能单凭糯米饭或面包过活!信仰,是一种伟大、高尚和神奇的东东。正因为有了它,博爱普渡与慈悲怜悯之善举才得以执着,做人的底线才得以坚守,人世间的苦难才得以忍受!
    现在布施的人群里,也有游客。他们多是来自泰国,亦有不少来自到此怀旧的法国人,喜欢对一头雾水的老挝人说法语。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人涌入老挝,据说,实际大约有30万左右,以湖南人居多。他们很实际,不会出现在布施的人群中,是来做生意的:经营珠宝玉器和黄金手饰、办饭店或烧烤店、开宾馆或理发店、专业跑退、从事旅游(8月份前往琅勃拉邦的旅游大巴翻车出事公司老板,就是华人)、搞木材加工与做家具、代购、同城信息网、卖摩托车、贩五金、售日用小商品等等,只要有市场空白与能赚钱——包括狠赚自己同胞的,就有中国人的身影。有好事者曾问吾国一商贩,是否到过琅勃拉邦的老城区及王宫?他说“只去过一次,比咱们的故宫差远了”。又问,是否参加过布施?“那东西有啥子用?”在吾国人的哲学里,生存比信仰重要。亦有机构的调查表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国人对金钱的追求及出人头地(当官)的欲望和观念,世界第一。这样的价值取向,福兮祸兮?!背后的文化、历史、政治、现实等社会原因,耐人寻味。
    布施原本是当地居民施予僧侣的仪式,现因有游客的加入,有商人就趁机做起游客生意,把一袋袋的小食品卖给游客施予僧人。而布施对于饭食是有要求的,僧人对于这样的饭食,大多会在接受施予后丢弃,于是商人又捡回来再卖。现在,警察已经在介入,前阵子驱赶了不少商贩,商贩是从吾国的云南和贵州地区过去的。布施有布施的礼仪和讲究,游客旁观就好;参与其中,不仅是对食物的浪费,也是对僧侣的困扰。然而,无论谁给的,僧侣都会安静收下,对当地信徒施予的,全数留下,作为一天的饭食。然后在经过某个角落时,把游客施予的食物,从钵中取出放进的路边小篮子里。有穷苦及乞讨
孩子会在篮子边上等待收拿,僧人也会把自己所得的食物分给他们。

    布施的原意之一,就是僧侣与众生双方都要奉献与关爱。最后一队的僧侣离开回寺庙前,会向布施者表示感谢与诵经祈福。信徒会在布施全部结束后离开,离前把剩余的米饭捏成小团,放在寺庙外的台阶上,不一会儿有鸟儿来吃。此时,在洋人街中心位置的几家店铺还未开门营业,门口那位席地而坐的老奶奶,每天就在这里给流浪狗喂食,通人性的狗,乖巧地围绕着她。
    仁者,爱人怜生也!琅勃拉邦的早晨,真好!
    近来,琅勃拉邦的布施,一个最为纯粹以及圣洁的寮国宗教传统,被外来的游客整成了一场奢华的时尚秀,以及外来商人赚钱的机会!呜呼,对于信仰与传统,我一直心存敬畏。呼吁游客和外商,请尊重和保护当地布施的宗教习俗。
    对于老挝,作为游客的我:只希望轻轻的来,轻轻的走;且对还比较淳朴温和及收入偏低的老挝人民,已有所了解并心怀恻隐!(2019.9.23)
    推送胡金萱:这篇文章是我侄子胡席贤学者亲自参加老挝很有深度的游记,如亲临其境。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