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故事传说:胡氏 --]

中华胡氏网 -> 民间传说 -> 故事传说:胡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胡宁生 2016-10-11 00:39

故事传说:胡氏

作者:杨明喆

    太庄在根余山北麓,是个有数百户人家的小山村。村中多泊地,自古粮食丰足,人们喜乐,是远近闻名的富村。
    庄中有宋、张、胡等几大姓。宋姓祖上也曾风光过,但进入满清末年以后就日渐衰微。倒是原来不兴旺的张姓,在满清末年迅速兴旺起来,成为庄中一大姓。兼之庄中张姓人好勇斗狠,很快成为村中一霸。
    张姓中也不乏穷困人。象村中漫坡上的张有常一家就穷得掉了底。
    张有常祖上是地主,早年家有余田,有牛马,平素雇有长工,有丫环,生活富足,人人企羡。但至张有常这辈,家中就变了样。起先是遭了土匪,家中多年积存的金银被强盗洗劫一空。不久,张有常的老父亲在惊吓之下,得了重病,多方求治无效,一命呜呼。老头子伸腿而去,留给张有常一身债务。张有常早年享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受过半点委屈?这一来,张有常可叫苦不已。他没有手艺,也不象他人那样下得了力,吃得了苦,因此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
    张有常的妻子是胡姓人家的。娘家原先也是好人家,后来父亲抽大烟败了家,把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胡姑娘搞得凄凄惨惨。胡姑娘年纪大了,父母也无法再指望能嫁个好人家,就把她嫁给了张有常。
    胡姑娘嫁给张有常,艰难便落到了他的身上。胡姑娘是个有志气的人,她每天帮助丈夫起早贪黑,忙里忙外,维持着基本生活,但穷根似乎已经扎了下来,任她怎么挣扎,她们的生活就是没有起色。
    张有常绝望了,他也开始恋上了喝酒。酒入口中,他便忘了忧愁,便飘飘然似乎成了仙,似乎又回到当年的风光时候。时间久了,喝酒便上了瘾,渐渐地里的活儿也抛下了,任他东西南北风,再也不关自己的事。
    张有常放下了家事不管,胡氏却不能不管。她嫁到张家几年,张有常没有给她置下什么家产,却给她带来一群儿女。四男两女齐刷刷地站在眼前,胡氏不能说心里不欢喜,可是一想起每天都要张口吃饭,胡氏便再也乐不起来。
    丈夫喝酒,儿女吃穿,胡氏这家实在难当。不过,尽管家境困难,但胡氏却显得异常刚强。家中困难,吃了上顿没下顿,她会想着办法度过难关。家中来了客人,她会捧着饭碗,到东邻西舍借酱借油,但是当儿子在饥饿时偷偷拿一把别人的花生吃时,胡氏会赫然震怒,怒打儿子。儿子是老实的,他们知道了家里虽然贫穷,但志气不可以没有。
    喝酒的丈夫在折腾完家里最后的一点产业后就伸腿离去了。他把千钧重担留给了胡氏。胡氏望着这破烂的家庭,几次想起了自杀,但她每当看到儿女们无助的眼神,她又实在下不了这个决心。
    这年冬天,胡氏终于承受不了生活的巨大压力,病倒了。迷迷糊糊中,她长睡了半个多月。人们叹息着,都道她大限已到,都在哀叹她的命运。远方的姐姐赶来了,她在胡氏的病床前侍候着困苦的妹妹,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心里叹息着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姐姐在床前侍候,胡氏却杳然不知。她睡得昏昏沉沉,偶尔醒来时,看着姐姐,眼神却是那么陌生,根本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
    胡氏在半个月后醒来。那天,她的姐姐刚刚睡眼朦胧,忽听得胡氏亲热地和自己打招呼。姐姐起初怀疑是做梦,及至发现是胡氏在说话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胡氏已经醒了,她坐在床上,两眼炯炯有神,她的目光是尖锐的,似乎能看穿人的骨头。她的身体是那么健康,浑身似乎洋溢着无穷的活力。那一刻,姐姐心中转了无数个念头,起初她认定了妹妹是回光反照,这下子就要不行了,就让妹妹交待后事,可是后来她又发现,妹妹却不是回光反照,她是那么年轻,那么健康,她分明是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胡氏起床后就下来收拾家。她手脚比以前更利索,忙起来象是风轮似地转个不停,却从不知道累;她脸上容光焕发,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忧愁。姐姐惊讶不已,却不敢多说,就告辞回家了。
    转过天来,胡氏带孩子上山干活。庄里的人对她这么快就上山干活十分奇怪。胡氏却不在意大家的眼神,只是领着孩子上山。中午从地里回来,胡氏走在街巷中,听得一家人家在吵闹。仔细一听,是宋老大家里丢了什么东西。胡氏听得人们在议论说:宋老大家祖传的什么宝贝不见了,为此宋老大急得发疯,全家也象炸开了锅。胡氏听了,没有象村人表现得那么大惊小怪,淡淡地说:“什么丢了,不就是在炕筒子里吗?”宋家人半信半疑,急忙找工具掏去,果然就在那里。原来宋老大的孙子这天在家里翻东西,翻出了这个宝贝,小孩子不认识,却又想逗大人玩,就把那物品藏在炕洞里了。小孩子把东西藏了,自己却早把这事儿忘在脑后,和别的小孩子上山去玩了,结果闹了一场虚惊。这事是后来才知,但当时人们听了胡氏的话后找出了这宝贝,人们的心里真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人怀疑是胡氏所为,有人则看胡氏似怪物一般。但胡氏依然很平淡,她平静地带着孩子走回家,浑然不理睬众人的眼神。
    打这以后,村人明白,胡氏是得了神,对她敬畏不已。村民们家里有什么事,都去找她打听。胡氏总是平淡地丢一句:“不就在哪里哪里嘛!”村人顺着她的指点去找时,无一不中。于是,胡氏的大名响震,一时名闻乡里。
    村人对胡氏的改变充满了好奇。毕竟他们了解原来的胡氏,知道她原来的平凡,人们对她现在的巨变感到不可思议。一些好奇的人例有事没事地跑到胡氏家里去坐,听胡氏讲传奇,看胡氏帮人治病,帮人算命。胡氏也总是对他们客客气气,但胡氏却总不允许人们走进她的内屋。人们在内屋门边能听到馥郁的香气,猜测着是在烧香,但是却总进不了那门——胡氏总是把门拴得紧紧的。
    转过年来的一天,胡氏家里来了个客人。胡氏看时,见那人衣冠楚楚,似乎是个上等人。听那人说话,又是外地口音,就问那人有什么事。那人讲自己是省城官员,妻子有病,多方寻医无效。因听胡氏大名,特来请求胡氏帮忙。胡氏听了,掐指一算,就张口说道:“我说你记。你只需如此这般就可以了。”那官人听得半信半疑,回头找部下把药方拿到药方去找老大夫看,老大夫看了咋舌不已,问是何方高人开的药方,答曰胡氏。问胡氏是哪位医师弟子,答曰是一村妇。大夫便不再说话,依样抓药。药抓回家,官人妻子一副药下去,病情顿时好转。两副药下去,病霍然而愈。官人佩服得五俯投地,马上带着妻子,带着厚礼远远来到胡氏家里进行答谢。胡氏依然是淡淡地,似乎什么事都不在话下。官人又求胡氏帮助看一下自己的官运,胡氏掐指一算,便道官人当年某月便能官升一级。官人大喜而去,果然在某月官升一级。于是官人愈发感激胡氏,再次来到胡氏家里答谢,并请胡氏去省城坐客。胡氏推辞不掉,就收拾衣装随官人来到省城。
    胡氏来到省城,官人邀集自己的好友同僚至省城某著名酒楼共同庆贺自己的喜事。席间,官人起来向众人宣布:自己妻子病情能好,自己能顺利升官,多亏胡氏帮忙指点。众人大哗,纷纷向胡氏敬酒。胡氏推辞不住,只好喝下去。
    酒酣耳热之际,有人问胡氏天下大势如何。时当满清末年,孙中山在南方发动起义,北方也人心思动。胡氏掐指一算,说:时至某月,天下将改朝换代矣。众人将信将疑,后果如胡氏所料,辛亥革命爆发,满清政府旋即倒台。
    据闻胡氏在省城说出这一惊人话语之后,醒酒后后悔不已,自云泄露天机,已遭天谴,自己的一只法眼从此变为凡眼,再也看不清楚异样的东西。另一只眼虽然可用,但功力却大有衰减,再也不及先前矣。
    胡氏在乡,曾有人问及如何忽然能算命治病。胡氏说:“我在病时,见一美貌仙女来至床前,说是我前世对她有恩,今世特来报答。她还说她以前曾多次前来相探,但每次总见丈夫醉酒在前,心里不喜欢,就离身而去。我问她是何方神圣,她说她是根余山上一仙人。”人们闻此,嗟讶不已。


查看完整版本: [-- 故事传说:胡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1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62825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