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曲阜“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

中华胡氏网 -> 历史名人 -> 曲阜“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胡宁生 2017-02-17 21:18

曲阜“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中华胡氏网编辑
节选“68411387的网易博客”《探望老连长之一,顺记:“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
[attachment=11851]
庙牌坊群中列居首位的“金声玉振”牌坊

    写有这几个大字的牌坊立于孔庙的最前端。这是我第四次到曲阜,2008年那次来到这里时,牌坊下面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这样的场面让人难有什么游兴,这回就不同了,隆冬腊月的季节给孔庙带来的是一片宁静,也给我带来了细细欣赏这些牌坊的心情。“金声玉振”几个大字能够写在孔圣人的庙堂之前而且还是立于一连串的牌坊之首,写字的人一定是当时的书法高手无疑。只是本人的书法修养几乎为零,只知用看画的眼光来看其是否赏心悦目,所以也就看不出这几个大字里面的奥妙,不过呢,这次我的注意力是集中到写字人——“天水胡纉宗”的身上。
    “金声玉振”原意为一首完美的乐曲。我国古代奏乐时,以击钟(金声)开始,以击磬(玉振)结束。孟子对孔子有过这样的评价:“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以此赞颂孔子思想集古圣先贤之大成。
    难道这位胡大人是从甘肃天水的那座“胡氏民居”里走出来的人物吗?有些能引人关注的事情其实并不一定是这事情本身有多么特殊,而是由于能与你的某些记忆建立起关联。这次对“金声玉振”几个字的留意就是因为我在2006年曾造访过天水的“胡氏民居”,而这处民居之所以令我印象深刻,除了它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在有明一代出过几位杰出人物外,还在于我把这看成是我这个姓的光荣,为此还把在这处民居前拍的照片广传于家庭成员。
    凭着想当然,我当时认为我曾去过的天水胡氏民居一定就是胡纉宗的老家,理由是到了现在仍然还属于小地方的天水,在四百多年前的明代能在一门当中涌现出来几位名人已属难得,从概率上说,不能再从别的胡姓家族中产生出什么杰出人物了吧。回来后一查2006年在天水拍的照片,证明我的这次“想当然”是错了,原来“胡氏民居”的历代主人中并没有胡纉宗这个名字,显然留下“金声玉振”的胡纉宗是出自天水的另一胡姓家族,于是就想进一步弄清楚这两门杰出人物之间是否有什么血脉关联,可惜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不过通过这番查找,到是让我对这两位同是出自于天水、同在明朝中后期为官并且都有所建树的本姓名人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先说胡纉宗(1480—1560)。他是明朝正德三年(1508)的进士,据说论成绩本应进入前三名之列,后因有权臣谋私,所以没戴上状元或是探花之类的帽子。后来当然就是一路在各地为官了。这部分经历可以忽略,因为就凭能在孔庙前留下手迹就足以说明他在当时的地位和所取得的成就,写“金声玉振”时,胡纉宗有着山东巡抚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两个头衔,应该是个二品官。读过《胡纉宗》后,我对这位本家大人的两个方面印象深刻:
[attachment=11852]

    一是此人在多处地方留下了墨迹并且留传至今,除了孔庙前的“金声玉振”外,还在天水伏羲庙留下“与天地准”;在江苏镇江焦山迎客照壁上留下“海不扬波”;在苏州虎丘留下“千人坐”;在济南留下“豹突泉”。这几处名胜我还都去过,还都曾拍下了照片,只是在这次到曲阜前,并没在意是谁的手迹。
    胡缵宗与文征明、唐伯虎是同时代的人,而且文唐二人都是苏州人,胡纉宗能在这两位大文豪的“地盘”上留下墨宝,这事就耐人寻味了,我想这很可能不仅仅是字写得好的问题了,读过《胡纉宗》后,觉得这应该与胡纉宗出色为人为官,也就人品有关。
    二是在他60岁那年在开封任上因公共事件(失火)被免职后,人家安然回到天水老家潜心著书立说,留下了大量载入明史的著作。此公活到了81岁,后人在他的墓志铭中这样写道:“经济弘伟,功业垂于当年;学海渊涵,著作传于今日。”
    再说说“胡氏民居”家族的代表人物胡来缙。现在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水的胡氏民居就是这位曾在北京大兴当过县长的胡来缙在明万历十七年(1589年)建起来的私宅,他是这支胡氏在天水成为名门望族的中兴人物。像这样历经了400多年还保持着原样的明代民居在全国已十分罕。据说在建筑方面的成就堪与宁波的天仙阁相比,是含金量十足的重点文物。
    相对于胡纉宗,胡来缙的官做的要小些,他只中过举人(1558年),在万历年间当过山西按察司副使(四品),生活的年代也比胡纉宗晚了许多。也许是居住过的宅院被完好的保留下来的原因,这门胡氏的家族的传承关系被清楚的整理出来。从明朝初年从安徽凤阳迁来直至今天,历经了20代的家族人物都有名单列出。胡来缙是这门胡氏的第六代;他的父亲胡济在云南当过五品官;他的儿子胡忻是万历年间的进士,官至四品,身后留下了“北海瑞”的好名声;其余历代族人也多有不俗的表现;可以说这是一支有着优良遗传基因的家族。
[attachment=11853]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1589年的天水的“胡氏民居”(2006年到访)。
[attachment=11854]

    “副宪”是中央一级“都察院副长官左副都御史”的别称,三品官。可胡来缙生前并未到达过这个位置,猜想可能是死后套上去的,类似的追加到了现在仍然常见。
[attachment=11855]

    虽然在孔庙前的“金声玉振”牌坊下我把两门出于不同族的胡姓优秀人物混在了一起,但是这番由于无知而产生的错误却也给我带来的不少收获:
    首先是加深了对孔庙的印象,还知道了“金声玉振”的含意;
    其次是重新拾起了六年前的一段记忆,等于是又从天水掠过了一次。那可是个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的地方。
[attachment=11856]

    第三是知道了我这个胡姓在天水如同胡姓在徽州,不仅是人数众多的族群还都是人才辈出的姓氏,由此我也感叹我这门胡氏没有“从哪里来”的记载,不然的话那将会是增加生活乐趣的因素。
    另外在阅读中我还知道了,原来千古明君唐太宗李世民和谁也超越不了的诗仙李白也都是天水人,过去一直认为前者是山西人后者是四川江油人,只是关于这种“天水说”是否准确就难说了。对于历史名人,今天的人们都是乐于整出些线索去争抢的。不过呢,知道都有哪些说法总还是有趣的。
    一出小错换来三份收获,值啊!曲阜我到过四次了,分别是在1981年、2002年、2008年和这次的2013年,要说对啥印象最深,恐怕不是孔家的建筑群而是这座“金声玉振”牌坊了。兵法上讲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看也在某些方面适用于游历。
    对一件事的深刻记忆有时会胜过对十件事的模糊印象。



查看完整版本: [-- 曲阜“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1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46147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