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皖南医学院胡剑北教授奉献教育书写人生 --]

中华胡氏网 -> 教育家 -> 皖南医学院胡剑北教授奉献教育书写人生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胡宁生 2017-02-22 09:15

皖南医学院胡剑北教授奉献教育书写人生

来源: 中安教育网(2010年7月1日) 作者:陈抗震、任苔蓉

  浩瀚长江蜿蜒流淌,在芜湖浩荡转身,向北奔流。在长江大转弯之畔,皖南医学院巍然峙立,校园绿水环绕,草木葱茏,书声琅琅,生机盎然。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在皖南医学院教师队伍中,胡剑北的名字为广大师生所熟知。胡剑北是该校中西医结合基础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和研究生部党总支书记、中西医结合研究中心主任。走进胡剑北,我们被他严谨的治学态度、投入教学的热情、甘于奉献的精神、平和宽容的心态所感动,油然而生敬意。胡剑北教授牢记使命,教书育人,几十年如一日,通过他的言行影响和带动了众多皖医师生,为教师这个太阳下最光辉的职业写下了浓墨重彩的注脚。

躺在病床上的胡剑北教授 心系学院

    “想念皖南医学院,怀念工作的时光,挂念同学们的学习和生活。我快退休了,时间不等人啊!真想马上回去上班,为母校的发展尽最后一份力。”2010年6月26日,当笔者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走进省立医院,躺在病床上的胡剑北教授说。
  自2009年6月以来,他虽然身患重病,但依然坚持工作,坚守工作岗位。同事们看到他的依然是他惯常的笑容,殊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他正经历着病魔的折磨,虽然自己受些累,但内心感到非常充实。在这期间,他从不向党组织谈条件,从不缺席学校的会议,从不耽误承担的工作,自觉遵守工作纪律,一如既往,以身作则,实际上他背后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直到今年六月份,病情加重的他再也撑不住,卧床不起,得知此事,皖南医学院领导十分关心,多次做他的思想工作,动员他去治疗,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勉强同意前往医院接受治疗。即使在住院期间,他也非常关心学校的工作,经常通过电话关心研究生部的工作,嘱咐研究生部工作人员一定要做好420名同学的工作。经过治疗,病情明显好转,他迫切希望尽早回到工作岗位,与同志们一道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一个人的价值,应该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当看他取得什么。”作为一名党员,胡剑北始终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为人谦和,平易近人,虽然担任领导职务,却没有一点架子。问到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能做到这一点,他表示他的“绝招”是“换位思考”,凡事多为别人着想,少为自己的着想,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工作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他视学校工作为己任,积极思考,为学校的发展建言献策,正如他所说的“为母校工作的机会值得珍惜,能力所能及的做一些工作,是很有意义的事”。
学生眼中的胡剑北教授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胡剑北教授热爱教学,爱生如子,对教学和学生倾注了满腔的热情,三尺讲台一站就是二十余载。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学工作虽然很辛苦,但胡剑北却感到莫大的快乐,他经常对同事说:“今天的学生将是明日的祖国栋梁,培养学生如植木,需精心浇灌、培土、施肥,方能枝繁叶茂。”他的学生王秀博士感触颇深:“胡教授能够根据学生的个性特点和前期基础因材施教,他以结对子的方式开展教学,帮助学生进步。”言辞之间,充满着自豪与感激。
  “动人以言者,其感不深;动人以行者,其应必速。”胡剑北教授的一位远在上海的学生严艳欣至今还经常和他保持联系,向他请教学术的问题,而严艳欣走上科研的道路与胡剑北教授的指导是密不可分的。在来到皖医上学前,严艳欣曾在一家药厂上班,中西医基础相对薄弱,为了使她不掉队,胡剑北教授挑选了中医功底扎实的对她进行结对帮扶,及时帮助她解决学习上的难题。在胡教授的点拨和同学们的帮助下,严艳欣很快适应了新的学习,同时还在实验中有了新的发现,胡剑北教授感到很高兴,并鼓励她继续深入研究。实验正值炎炎夏日,每天要给五六十只白鼠一天四次灌药打针,看到学生忙得她汗流浃背,疲惫不堪,胡剑北教授嘱咐家人每天准备降暑的茶水,制作可口的饭菜,亲自送到实验室,担负起了后勤保障的工作。对于实验过程遇到的难题,总是及时悉心指导,并积极进行鼓励。实验历经波折,最终完成,为严艳欣今后从事科研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那次实验的经历,让严艳欣记忆深刻,倍受感动,至今难以忘怀。
  对于学生,他很注重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在教书的时候注重育人,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教学生做人的道理。他总是用“吃亏是福”告诫学生不要对人对事太过计较,多一些宽容和理解,保持平和乐观的心态,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加出色。他常常告诉学生,对知识要充满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好知者不如乐知者,多一些感恩,少一些抱怨,多一些付出,少一些索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并能对国家和社会有益,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对于学生的学习,他格外的严格,抓得很紧,“我们的研究成果是要应用于临床的,如果我们对结果不负责任,患者服用了不该服用的药物,或药物过量,危及生命健康,我们就难逃其咎了。”他总是叮嘱学生牢记希波克拉底誓言,认识肩负的神圣使命,把救死扶伤作为一切研究的出发点和归宿,提高专业水平,更好地服务病患。胡剑北教授这样说,也这样去做的,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激励和带动了一批批学生投身到人民的卫生事业中,虽然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精神的力量是无限的。

做科研要有定力,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

  胡剑北出生美丽的江城芜湖,为继承父亲的志向,依然选择中医专业。芜湖开放的精神、当地淳朴的民风、家庭的良好教育氛围赋予了他笃诚、务实、宽容的品格。1982年在皖南医学研攻读硕士学位时,师从著名的国医大师李济仁教授。期间,他凭着顽强的韧劲和勤奋好学,还自学了大学西医的全部课程。政治上要求进步的他,1981年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树立了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崇高理想。1985年,胡剑北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至今。
  长期以来,胡剑北一直从事中医药研究和教学工作,特殊的学习背景、得天独厚的研究环境、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使他意识到,传统的中医方法治学应借鉴西医的方法,不断丰富和拓展研究领域,在中西医结合研究上开展有益的尝试和探索,走出一条新路子。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目前,由他牵头的中西时间医学研究早已成为我校中西医结合研究中心长期稳定的研究方向之一,也是皖医中西医结合、中医基础理论和药理学三个专业培养硕士研究生的主要方向之一,成为学校科学研究的一大特色。
  胡剑北的思维严谨但不失活跃,正如他的学生所言,“胡剑北教授总有新思路,他思维活跃,眼界开阔。”胡剑北并不满足于时间医学的研究,怀着促进中西医结合发展的信念,又带领着他的科研团队向着新的目标进军。在时间医学的研究过程中,他注意到,西医已经研究到分子的层次了,可是中医研究连形态分析都没有,而中医理论、临床与古代人体形体研究密切相关,中医学具有人体形体基础。于是,胡剑北教授又把研究重点转到中医形体医理研究上,并在国内首先提出了“中医形体医理学”新的学科概念。
  对待科研工作,胡剑北非常严谨,他说:“做科研工作要有定力,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要耐得住清贫和寂寞,具有坚忍不拔的毅力。”二十多年来,他总是忙忙碌碌,乐此不疲,孜孜不倦,他实验室的灯从未在晚上十一点之前熄过。他主持和参与包括国家攀登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重点攻关科研究项目12项;独撰与主编出版专著9部,主编与参编出版大学教材3部,主编出版科普丛书多部;在国内主要刊物发表学术论文76篇。当选安徽省首届跨世纪学术与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被授予中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银奖,享受安徽省政府特殊津贴。“梅花香自苦寒来”,正是凭着一股子钻劲、干劲、韧劲,在有限的科研条件下,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受到了国内同行的充分肯定。如今,他已是全国西医院校中医药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秘书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时间生物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生命科学会委员。可谓“功成名就”的他,从不满足现状,从未止步,仍然在他充满兴趣的研究领域积极探索,勤奋耕耘。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对党的教育事业无限忠诚的胡剑北教授,以实际行动彰显着优秀共产党员的风范,在科学研究工作中坚守治学严谨的态度,在教书育人中恪守师道尊严,在工作实践中践行着科学发展的理念。因为工作表现优异,他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教育工作者,在今年“七一”前,他又光荣地被评为皖南医学院优秀共产党员。胡剑北同志以坚定的信念、高尚的品格、敬业的精神,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胡宁生 2017-02-22 09:20
大师之所以为大师
文:胡剑北

    我的老师李济仁先生在今年当选了国家首次评选出的“国医大师”,作为李老的学生,我感到非常的高兴与自豪。我以为,李老的当选,实为业界对其从业六十年来的成就之肯定与嘉勉。中医界的领导提出了及时总结“国医大师”的经验的要求,这对于推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学院与附属医院也及时地成立了“国医大师李济仁工作室”,正式启动了总结与继承李老学术经验的工作。而李老六十年的学术与医疗经验,真是很有总结与继承的价值。
    到目前为止,李老从医已满六十年,他在临床、教学、科研均有不俗的建树,但我以为李老高出侪辈之处,还是在于临床。如果把临床、教学、科研,比作李老在学界立足的三条腿,那么在这三条腿中,临床就是那条负重腿,其他的两条腿,都可以视之为是临床的延伸,是临床经验的升华。李老在中医药界崭露头角,最初靠的就是是出色的临床能力,其临床资历比教学资历要早出十年,比之科研更要早出近三十年。完全可以这样说,临床是李老用力最久,实践最多,收获最大的一个领域,日后李老教学的个性与科研的灵感,也多得益于长期的临床感悟。李老的临床疗效,真可以用屡起沉疴来形容,其事迹与经验,不时见诸报章,可谓驰名中外。李老达到这样的高度有其先天与后天两个方面因素。先天因素是,作为新安医学张家的传人,他得了张一帖张根桂先生的真传,张一帖家族辨证准、出手狠、用药重的家传被李老运用的出神入化,早早地确立了其享誉全国的名医地位。除了先天因素之外,李老的后天努力更加重要,他有一个座右铭,也多次向我们做学生的说过,天下之至变者病也,天下之至精者医也。而施展其至精之医术去对付那个至变的病,正是李老最拿手的看家本领。所以李老最为突出特点即重临证,尽管李老的临床历练已是炉火纯青,但临证时,仍然是研精覃思,全力施为,力求一击奏功。因此,常常有效如桴鼓的治验,难怪他能从众多符合条件者中脱颖而出当选国医大师,这与他的临床治验高效是分不开的。
    我跟随李老上临床的次数是比较多的,根据我的观察,李老临床有其独特的诊治思想与方法。比如,辨证与辨病相结合,是中医的一贯提法,但李老临证时,这一点做得特别好。他特别注重整体观念,即使是非常明显的局部病变,他也会从整体方面综合考虑权衡。像有些妇科病,李老临证时除了取寸关尺三部之外,还会加上用小指取其神门,以测其心经的变化,考察其是否有情志因素作祟。李老的这个诊疗特点,在以往的经验总结中还没有被提到过。我们今天整理其医学思想,就是要把这种有特色的成分找出来,使更多的人受益。《内经》说: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李老对精神因素的重视是贯穿于其临证始终的,而且有一些药也用得特别多,像合欢花及皮、夜交藤、绿萼梅等,这些药对治疗因情志引发的疾病,疗效确实不错。李老以心经判断精神状况的一贯作法对我很有启发,所以我搞形体医理学时就强调,在没有进一步确凿的科学证明之前,还是应肯定心主神明的地位。
    临证时,李老不仅辨证应灵活机变,其方药的运用同样也是灵活机变的。从古到今,中医药的剂型多种多样,如何运用,不仅要依据具体病情,而且须详察剂型、药性之特点,力求发挥其作用之长。因此,李老临床用药不拘一格,或汤、或散、或膏、或丸,灵活选用,而非唯“汤”是举。如治疗胃炎或胃溃疡等,他喜用散剂。因这些病变病灶均在胃内壁,犹如体表部位痛肿疮疖、溃烂破损等局部病变须使用外敷散剂一样,用散剂可使药物在胃内停留时间较长,且可直接粘附于病灶,渐渍而散解,发挥局部性保护与治疗作用,可提高治疗效果。
    李老对服药时间也很有心得,他从来不主张千篇一律的早中晚三服或早晚二服,而是根据不同的病采用不同的服药时间,且疗效出奇的好。这是因为天人合一的关系,人体阴阳等机能存在昼夜消长变化规律,所以在服药上必须充分考虑这种因素,以使药效达到最大化。像上述以散剂治胃病,他选择乌贝芨甘散和黄芪建中汤改散交替使用,或同时空腹服,药后2小时内以不饮不食为善。又如治疗不寐证(失眠),他的遣方用药也不是选择早晚服用,而是安排在午睡及晚睡前各服一次,并且嘱咐病人服药后卧下,此本于“人卧血归于肝”之论。药物有效成分吸入血中,流入于肝,肝血流量愈多,药物在肝内有效浓度相应增高,疗效也就愈显。李老的这种做法,已无数次被临床实践证明,疗效奇佳。
    李老退休前的一大半时间都在搞教学,在这个方面也是有其特色的。李老的教育特点具有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风范。说传统,可能是基于其早年的师承。在带研究生时,李老与所有学生的关系都特别融洽,亲如家人。说现代,是因为李老并没有刻意规定每个学生必须做什么。更多的情况是,李老会根据各人的情况,循循善诱地使学生奋发向上。对每个学生,他都会强调写文章的重要性,要求每个人在第一年就应该有文章发表。这种看似平常的要求,实际功用非常明显。因为学生入门时水平参差不齐、志向各异,入学后的公共课、专业课,加上临床实践要耗去大量时间,稍不注意,一年时间就过去了。到了实际写论文时,如何找课题,如何收集材料、选择材料、运用材料,就会很成问题。而有了第一年就发表文章的垫铺,会对未来的论文及今后的长期研究方向打下良好的基础。李老的教育是做多于说的教育,他总是率先垂范,以其敬业精神感动学生,使之坚定专业方向,激发学生的专业精神。李老常常会在学生面前大段背诵经典著作中的篇章,或背诵本草、方剂类的古代医书。李老的这种做法旨在表明,在当前的中医药教学与科研中,经典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离开了经典,就不可能取得太大的成绩,往往会事倍功半,甚至于劳而无功。而李老本人的经历也表明,其成长之迅速,成就取得、临床疗效之显著,无一不是得益于对经典的捻熟。李老自身的经验,恰恰也证明了传统经典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这一点对我很有启发,日后我搞研究或写书时,总是要对所涉课题的已有经典论述作穷尽性的胪列,这样做的好处是:一可以重新认识古典文献的价值,二可以从中得到启示,三可以使自己的见解有章可循、有例可依,从而增强其说服力。
    李老很会对学生因势利导,如果学生表现出对某个方向或课题的热衷苗头,李老就会大加鼓励其将这个苗头作深度开掘,能写成专著最好,若不能成专著,就写成一篇论文。而无论是写论文或写专著,李老都会一直参与在其中——从构思到发表的全过程。而学生的很多观点,又常常是通过对李老的接触与了解受到启发。像我跟李老合写的《杏轩医案并按》与《中医时间医学》就是受到这种启发的最好体现。《杏轩医案并按》是李老早就开始着手的课题,程杏轩,程文囿是清代徽州著名临床家,在其名著《杏轩医案》中,记载了大量临证实录,李老从程氏所著中获益良多,像以上所说的分时服药方法,李老就很大程度上受《杏轩医案》之启发。因为程杏轩在其所著中记载了大量分时用药的验案。我在随李老整理《杏轩医案》时,也为这些分时用药案例深深吸引,兼之于经常见到李老也熟练运用《杏轩医案》中的分时用药方法及他自己的新领悟,深有感触,觉得可以以时间治疗为支点,将中医的时间医学扩大到整个中医药所涉的范围,于是就有了中医时间医学的系列著作。所以李老的教学效果常常有持久纵深的感,用现在的行话来说,就是有可持续性发展的前景。只要完成了第一个,就会有后续的课题源源不断地做下去。
    李老的科研成果主要是着眼于临床,一切围绕着其亲身实践进行。比照于李老的师门,李老有别于前人之处是,其所作所为是紧跟了时代的发展,体现了时代的精神,因此,李老的学术是根于前人,又有所突破,有所建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老的继承与发展这两条线保持得相当均衡,其成就有目共睹。
    根据我的观察,李老的科研特点大致可归纳为重总结与交流,并非常注重将成果以著作或产品的形式固化下来。
    例如李老搞了一辈子临床,在临证时又擅长治疗痹证与痿证,他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发现了二者的相似性及相关性,从而将体虚定为痹证、痿证的共有因素;而将风寒湿热等淫气客袭,由不达致不荣是痹证、痿证的类同病机;得出痹久成痿是痹痿病变的发展规律;最终在治则与治法上总结出痹证、痿证存在以“通”法去其邪、“补”法扶其正、辅以外治等共性。所以他临证时特别注重鉴别痹痿二证,又强调辨治痹痿同病,进而提出“痹痿统一论”,制定辨治顽痹四法,即顽痹从虚、从瘀、从痰辨治,痹痿同病则重调肝肾,兼以健脾和胃、养血舒筋等等,从诊断到治疗的完整方案。
    尽管李老已得出痹痿证的病因病机治法,也有了关于痹证与痿证的专著,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他更进一步将这类心得转化为产品,如获美国与中国发明专利,并被剑桥大学Fan TP教授等在Trends in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的论文中列为抗风湿病血管新生的代表方剂的清痹通络饮(清络饮),就是李老在这方面努力的一个明显例证。实验研究显示,该方具有抗炎、抑制络脉血管新生、改善软骨破坏等显效,研究成果发表于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Chromatographia等刊物。该方功擅清热除湿,通络开痹,用于治疗痹证,尤其是顽痹湿热证(类风湿性关节炎活动期、发作期)。以性味苦寒、清热燥湿、祛风解毒之苦参为君,与《圣济总录》中治疗肌痹之“苦参丸”属意相近。以黄柏、青风藤为臣,黄柏性味苦寒而清热燥湿、泻火解毒。青风藤,性味苦、平,功擅祛风除湿,舒筋活血,通络止痛。同时,青风藤味辛,该方性味合参,在药味配伍上又兼具了“辛以通络”的特点。该方可随证加减,临床多获良效。
    而李老对苦参的用法最有心得,据我个人有限的体会,李老应该是对苦参一药使用最精粹者。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甚至更早),李老就用苦参治乳糜尿,多获治验,其成果发表在1978年2月的《新医药学杂志》上——“以苦参为主治疗乳糜尿的体会”。关于苦参一药的疗效,李老也是反复研究才得出的,比如有些乳糜尿患者使用的方药,从理法方药上来看,一点问题也没有,但能否见效,就看其中含苦参与否。离开了苦参,再正确的诊治,都不可能奏效。有了亲身实践,就一举确立了以苦参为主药治疗乳糜尿的系列研究成果。这就是李老的独到贡献。
    乳糜尿的病机特点,李老总结为脾肾不足为本,湿热下注为标,因此自拟基本方“苦参消浊汤”以应之。在活用苦参的基础上,李老开发出苦参消浊汤系列方以治疗乳糜尿,系有苦参消浊汤、加减苦参消浊汤、加味萆薢分清饮、消浊固本丸及食疗方。以苦参消浊汤为例,其组成为:苦参20克 熟地、山萸肉(各)15克 怀山药、萆薢、车前子(各)20克 石菖蒲、乌药、益智仁、炮山甲(各)10克。实则为化用了六味地黄丸、萆薢分清饮,及李老自己对苦参的个人经验,该方对一般乳糜尿症均适用。
    经李老总结出来的有效方药还有许多,如用以治疗多种类型的冠心病(胸痹)的归芎参芪麦味方,用以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的固本益肾汤等等,这些都是密切结合临床,有继承有发展,在继承中求发展,在发展中求创新。看来,中医药的精髓已完全被李老吃透了,事事处处都体现了其对中医药精髓的娴熟与精致,也因此能熔经方、时方、新安医方于一炉,在临床上独树一帜。
    总而言之,李老的成就是多方面的,最为突出的就是临床。而国医大师的最终标准也应该是看临床的成就。作为大师,李老有很多经验需要整理总结。值李老与李妈行医届满六十周年之际,我写了这些,就算是对今后的研究作个抛砖引玉吧。
    胡剑北,1982——1985年,皖南医学院内经专业研究生。

胡强云 2017-02-22 10:03
皖南医学院胡剑北教授奉献教育书写人生


查看完整版本: [-- 皖南医学院胡剑北教授奉献教育书写人生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1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38356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