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聊斋》故事:胡氏 --]

中华胡氏网 -> 胡氏故事 -> 《聊斋》故事:胡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胡宁生 2016-08-13 16:59

《聊斋》故事:胡氏

[attachment=2850]

    原文
    直隶有巨家,欲延师,忽一秀才,踵门自荐。主人延入 。词语开爽,遂相知悦。秀才自言胡氏,遂纳贽馆之.胡课业良勤,淹洽非下士等.然时出游,辄昏夜始归;扃闭俨然,不闻款叩而已在室中矣。遂相惊以狐。然察胡意固不恶,优重之,不以怪异废礼。
  胡知主人有女,求为姻好,屡示意,主人伪不解。一日,胡假而去.次日,有客来谒,挚黑卫于门。主人逆而入。年五十余,衣履鲜沽,意甚恬雅。既坐,自达,始知为胡氏作冰。主人默然,良久曰:“仆与胡先生,交已莫逆,何必婚姻?且息女已许字矣。烦代谢先生。”客曰:“确知令媛待聘,何拒之深?”再三言之,而主人不可。客有惭色,曰:“胡亦世族,何遽不如先生?”主人直告曰:“实无他意,但恶非其类耳。”客闻之怒;主人亦怒,相侵益亟。客起,抓主人。主人命家人杖逐之,客乃遁。遗其驴,视之,毛黑色,批耳修尾,大物也。牵之不动,驱之则随手而蹶,然草虫耳。主人以其言忿,知必相仇,戒备之。次日,果有狐兵大至:或骑或步,或戈或弩,马嘶人沸,声势汹汹。主人不敢出。狐声言火屋,主人益惧。有健者,率家人噪出,飞石施箭,两相冲击,互有夷伤。狐渐靡,纷纷引去。遗刀地上,亮如霜雪;近拾之,则高粱叶也。众笑曰:“技止此耳。”然恐其复至,益备之。明日,众方聚语,忽一巨人自天而降:高丈余,身横数尺;挥大刀如门,逐人而杀。群操矢石乱击之,颠踣而毙,则刍灵耳.众益易之。狐三日不复来,众亦少懈。主人适登厕,俄见狐兵,张弓挟矢而至,乱射之;集矢于臀。大惧,急喊众奔斗,狐方去。拔矢视之,皆蒿梗。如此月余,去来不常,虽不甚害,而日日戒严,主人患苦之。
  一日,胡生率众至。主人身出,胡望见,避于众中。主人呼之,不得已,乃出。主人曰:“仆自谓无失礼于先生,何故兴戎?”群狐欲射,胡止之。主人近握其手,邀入故斋,置酒相款。从容曰:“先生达人,当相见谅。以我情好,宁不乐附婚姻?但先生车马、宫室,多不与人同,弱女相从,即先生当知其不可。且谚云:‘瓜果之生摘者,不适于口。’先生何取焉?”胡大惭。主人曰:“无伤,旧好故在。如不以尘浊见弃,在门墙之幼子,年十五矣,愿得坦腹床下。不知有相若者否?”胡喜曰:“仆有弱妹,少公子一岁,颇不陋劣。以奉箕帚,如何?”主人、起拜,胡答拜。于是酬醉甚欢,前俱忘。命罗酒浆,遍犒从者,上下欢慰。乃详问居里,将以奠雁.胡辞之。日暮继烛,醺醉乃去。由是遂安。
  年馀,胡不至。或疑其约妄,而主人坚待之。又半年,胡忽至。既道温凉已,乃曰:“妹子长成矣。请卜良辰,遣事翁姑。”主人喜,即同定期而去。至夜,果有舆马送新妇至。奁妆丰盛,设室中几满。新妇见姑嫜,温丽异常。主人大喜。胡生与一弟来送女,谈吐俱风雅,又善饮。天明乃去。新妇且能预知年岁丰凶,故谋生之计,皆取则焉。胡生兄弟以及胡媪,时来望女,人人皆见之。

    译文
    河北省有个大户人家,想聘请一位老师。这天一个秀才忽然登门拜访毛遂自荐,主人请他进来,言谈间觉得秀才开朗豪爽,因此很喜欢他。秀才自我介绍姓胡,接着付了师资让秀才开馆授课。胡秀才教书很勤奋,知识渊博不像一般的秀才。只是他只要出游,总是深夜才回来,大门关得好好的,也没听见敲门声,而胡秀才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了。于是家人大惊,认为胡秀才是个狐狸。但是主人看胡秀才没有恶意,仍然对他优礼相待,并没有因为他行为怪异就对他不敬。
    胡秀才知道主人有个女儿,就想求来成婚,多次向主人暗示,主人只是假装不理解。有一天胡秀才请假离开了。第二天,就客人拜访,将随行的黑驴系在门口。主人急忙出来迎接客人。客人大约五十多岁,衣着光鲜整洁,神态恬淡,很有修养。待坐定后,客人说明了来意,才知道是为胡秀才做媒的。主人默然,过了很久才说:“我与胡先生已经是莫逆之交,何必要结为婚姻呢?况且小女已经许配了人家,麻烦你代我向先生致谢。”客人说:“我了解你的女儿待聘闺中,为什么这样拒绝我呢?”客人又再三请求,主人始终没有答应,客人有点恼羞成怒,说道:“胡秀才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哪里比不上先生呢?”主人直言相告:“确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喜欢觉得胡秀才不是同类罢了。” 客人听了很气愤,主人也很气愤,恶语相向,接着客人起身抓主人,主人就命令家人用棍棒将他打出去,客人抛下自己的驴逃跑了。家人看那头驴,毛是黑色的,大耳朵长尾巴,块头很大。牵它也牵不动,赶它时它随手就倒,原来是一只喓喓叫着的草虫。
    因为刚才客人言语激愤,主人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报仇,很是戒备。第二天,果然有大批狐兵来到,有的骑马、有的步行,有的拿着刀枪,有的拿着弓箭,人喊马叫,声势浩大,主人不敢出来。狐狸扬言要烧房子,主人更害怕了。有勇猛的家丁率领众人大喊着冲出来,投石射箭,两军相互冲击。狐兵渐渐抵挡不住,纷纷逃走。地上他们丢弃的兵器亮如霜雪,拾起来一看,原来是高粱叶子。大家笑着说:“狐兵的本事也就这么大。”因为担心狐兵再来,主人就更加戒备了。次日众人正在一起说话,忽然一个巨人从天而降,有一丈多高,几尺宽,挥舞着大刀来到大门口,追着杀人。大家捡起石块朝巨人砸去,巨人倒下死了,原来是个草人。大家更觉得狐兵容易对付了。此后狐兵一连三天没有再来,众人稍有懈怠。主人正在上厕所时,突然看见狐兵张弓搭箭就来了,乱箭齐发,都射到了主人屁股上,主人非常害怕,急忙呼喊众人过来相斗,狐兵才退去。拔箭一看,都是蒿子杆儿做的。这样闹了一个多月,来去无常,虽然没有大的损失,可每天严加戒备,主人很是苦恼。
    一天,胡秀才领着一些人又来,主人亲自出来交涉,胡秀才看到后就躲在众人中。主人叫他,他不得已只好走过来。主人说:“我自以为没对先生失礼,为何兴兵来犯呢?”狐兵正要射箭,被胡秀才制止了。主人走近握着胡秀才的手,请他进屋,摆酒款待他,不慌不忙地说:“胡先生是个懂道理的人,应当体谅我呀,就凭我们的交情,哪能不想结为姻亲呢,只是胡先生所用的车马、房屋,几乎都和我们不一样,我女儿嫁给你,就是胡先生也会觉得不合适。并且有一句谚语说:‘摘来的生瓜,不合口味。’胡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胡秀才很惭愧。主人又说:“没关系,我们老交情还在。如果你不嫌弃我们是尘世间的凡人,我的小儿就是你的学生,今年十五岁了,愿意和你家结为姻亲,不知你家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呢?”胡秀才听了大喜说:“我有个小妹妹,比你家公子小一岁,长得并不难看,许配你家公子怎么样?”主人起身拜谢,胡秀才也起身还礼。于是推杯换盏喝得高兴,尽忘前嫌,主人命家人搬出美酒,犒赏胡秀才的随从,上上下下都很欣慰。详细询问了胡秀才的住所,并准备迎亲聘礼,被胡秀才推辞了。天晚之后点上灯烛,继续喝得大醉才离去。从此家里就安定了。
    过了一年多胡秀才一直没有来,有人怀疑他忘了婚约,主人却坚持等胡秀才来。又过了半年胡秀才忽然来了,一番嘘寒问暖之后,胡秀才说:“小妹长大成人了。请选定良辰节日,我送小妹过来侍奉公婆。”主人大喜,立时商定婚期。到了那天夜里,果然有车马把新媳妇送来,嫁妆丰厚,几乎要把房间摆满了。新媳妇拜见公婆,既温柔又漂亮。主人非常高兴。胡秀才与一个弟弟来送嫁,它们谈吐都很优雅,酒量又好,直到天亮才离去。新媳妇还能预知年成好坏,因此生产经营都听她的。胡秀才兄弟及胡妈时常来看望女儿,很多人都见到过。
    胡氏本为狐,化为秀才,毛遂自荐到主人家执教,本来颇为敬业,深得主人敬重。谁知后来喜欢了主人家的女儿,遂请人做媒,不果,恶语相向,竟至兵戎相见。试看狐兵情状,初始“狐兵大至,或骑,或步,或戈,或驽,马嘶人沸,声势汹汹”。主人被吓得不敢出来,继而胡扬言烧屋,主人益惧;谁知结果不敌之后,“遗刀地上,亮如霜雪,近拾之,则高粱叶也”。更可笑的是,主人上茅房,“狐兵张弓挟矢志而至,乱射之,集矢于臀”,拔了一看,皆蒿梗,读至此先是愕然,接着不禁失声大笑,如此头重脚轻的故事,匪夷所思的结局,却充满了童趣,真不知是狐狸可爱,还是蒲老爷子可爱。


——— 胡氏资讯(zhhusw)微信公众平台2016年08月16日推送


查看完整版本: [-- 《聊斋》故事:胡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1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42833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