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35阅读
  • 1回复

胡富廉能兼备受旌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02-07

    胡富(1454-1522),明代徽州绩溪龙川人,成化十四年考中进士。


    弘治元年,胡富任福建按察司佥事,出巡至福宁州境,遇妇孺老少数十人遮道鸣冤。吏卒欲挥鞭驱赶,其急忙下轿喝止,并鞠躬示意,请众人免跪起身,亲自扶起前首老翁,携其同坐道侧青石之上,询问诸人有何冤屈后,回复道:“本官无权包办地方案件,然有监审之权,凡冤假错案,皆可督促州县重审。诸位明日可至州衙申冤。”当晚其取过案卷,逐一审阅至凌晨。随后,经多方考察,得知现任知州并非贪官,然数十件案子仅理结四五件,其中尚见好心判成糊涂案;另有前几任积存之陈案,亦作过查核,只因涉及权贵,未作应对处理。今见胡富驾到,知州自觉有靠,请由胡富主审。其正色道:“本官乃按例协理,岂可越俎代庖!”遂提出多有疑点之积案,协助知州查明真相,仍由知州重审判决。仅五六日,其协助查清积存冤案七十余件,释放二百余人。释者感激涕零,叩首拜谢,仰面高呼“青天老爷”!
    胡富秉公执法,得罪权贵,受到谗臣排挤,愤然辞官归隐。朝中权贵诬其携赃隐退,皇帝派御史暗访。御史暗访回朝据实禀报,皇上降旨立坊旌表,并命地方拨款,用于龙川、浒里两村架桥。村民崇敬胡公官品,称此桥为“官桥”。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离线胡宁生

发帖
3986
铜币
4000
威望
3035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2-07
胡富(来源:360百科)

    胡富(1454-1522),字永年,绩溪龙川人,官至户部尚书。成化十四年(1478)进士。授南京大理评事。
    弘治初,历福建佥事。福宁系囚二百余人,富一讯皆定,囹圄顿空。以忧去,起补山东,迁广东副使。四会瑶乱,剿擒五百余人。泷水瑶出没无时,富度其所经地,得荒田三千余顷,招僮户耕牧其中。瑶畏僮不敢出扰,居民得田作。符南蛇围儋州,富与参议刘信往觇。贼突至,杀信,富手斩剧贼一人,贼乃退。还益兵讨平之。历陕西左、右布政使。正德初,入为顺天府尹。三年进南京大理寺卿,就迁户部右侍郎。五年正月坐大理时勘事迟缓,勒致仕。亦瑾意也。瑾败,起故官。七年拜本部尚书。南都仓储仅支一年,富在部三载,有六年积。上十余事,率权贵所不便,格不行,遂引年归。嘉靖元年卒。赠太子少保,谥康惠,享年68岁。著有《龙峰文集》。
    弘治四年(1491),胡富守制结束,按照常例,胡富应升迁,尤其是胡富在福建任上政绩显著,升为按察副使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山东,巡海左道急需巡视整饬,就将胡富平调委任山东按察司佥事,分巡海左道。海左道衙门设在青州城。青州正是龙川胡氏祖籍故乡。为祖籍故乡父老做点实事,在于胡富自然是心甘情愿,也就不在呼是否升迁了。
    由于辖区内海岸线长,海岛星罗密布,海洋气候变化无常,交通极其不便等原因,历任官员都不亲临海疆巡视。胡富则认为如此地形气候异常复杂的区域,最容易出事,主管官员更应该勤于巡视。
    这一日,胡富带着两个随从来到海阳县,只见城门外贴了一张处斩犯人的布告。胡富上前读了犯人案由,该犯人名叫项武,罪名是世代海盗,劫杀商客,拒捕伤吏。午时三刻在十字街口行刑。胡富心想:海阳县上报的案卷中并没有此案,怎么可以不经过刑部批准就杀人呢?见身边一位年青人脸上愤愤不平的神色,便问道:"借问这位小哥,这项武是哪里人氏,做什么生理,怎么去勾结海盗,劫杀商客?布告上案由写得不明不白。"年青人气呼呼道:"真强盗无法无天无人管,救人的好汉反被斩,这世道没了王法!还有什么好讲的!"一位老者大概是他的父亲,低声斥责道:"你没本事救他,就少惹祸!"转身对胡富说:"这位客官是外地人吧?这是非之地还是少打听,尽快离开为好。"胡富将老者拉到僻静处,低声道:"不瞒老丈说,在下受人所托,向项武代收一笔欠款。谁料到款没收到人被斩,在下这样不明不白回去,怎么讲得清。相烦老丈将这项武的案情告诉一二。在下这里有礼了!"说着就长揖了下去。老人见胡富如此诚恳,也就一五一十地把项武案情的来龙去脉说给了胡富听。
    原来,这项武是宋代梁山好汉项充的后代。项充不愿跟宋江受朝廷招安,带了几个兄弟和一批义军躲避到海外的岛屿上,既经商,又开发,过了十几代的世外桃源生活。人口增加很快,虽然不断地开发新岛,但是海上气候异常,瞬息万变,有许多岛屿无法种植庄稼。时至本朝,朝廷实行海禁,日本倭寇是益猖獗,项武的爷爷就带了一批人迁回陆地来安家,以渔业为生。项武的父亲一次带队出海捕渔,不幸惨遭倭寇杀害。项武从小就发誓要为父亲和乡亲们报仇雪恨。他们不仅继承了爷爷的武艺,而且秉承了爷爷豪爽仗义的气概。去年,新上任的厌恶知县的公子带了一班豪奴和地痞到渔村游逛,见一位名叫凤姑的姑娘十分貌美,就上前去调戏。凤姑从小与项武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已订了婚,准备好八月十五拜堂成亲。凤姑生成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泼辣性格,这时正要去项武家。帮未来的婆婆拆洗被褥,被这批无赖狗挡住了路,早已怒火冲天。此时见狗衙内欲要动手动脚,岂能容他如此放肆,不待他手伸到身前,就一掌闪了过去,顿时衙内脸上就显出了手掌印,鼻血直流。衙内从娘胎生出来,就只知道打丫头奴才,那里挨过一手指头。今天挨了这一掌,简直如同塌了半边天。一手捂着肿胀起来的脸面,一手向凤姑指点着,要自家的奴仆和地痞把凤姑捉回去。恰在此时,项武和伙伴们闻讯赶到,不容分说,把这批狗奴才打得落花流水。众奴仆爬起来,扶着衙内仓皇而逃。
    衙内回到家里,添油加醋地向爹娘哭诉。知县夫人要丈夫派捕快去将项武、凤姑等人逮来治罪。知县虽然也心痛宝贝儿子,但他心里清楚是自己儿子不省事,惹是生非,恼了人。自己才上任不久,县情民意还不清楚,现在就去逮人,不适宜。来日方长,有机会,寻个事故,将这对男女捉来办了,冠冕堂皇地替宝贝儿子报了仇,泄了恨。
    前不久,一艘日本海船靠岸来做生意,送了知县不少洋货。货卖了,也不见他们采办贩回国的货物。其实,这批日本人是道地的海盗倭寇,送的和卖的洋货全是从海上打劫来的。起航那天后半夜,县城的几家大店铺被他们洗劫一空,还掳走了十几个姑娘。知县听到报告,开始不相信是这批日本人所为,后来证实了,又不知所措,只是说要申报海防衙门,请求派兵船前去追回被掳姑娘和财物。不等行文到海防衙门,倭寇早已去了十万八千里。正当知县还在咬文嚼字起草呈文时,项武等人已救回了众姑娘,活捉了四名倭寇,连人带船押解回来。
    原来,倭寇船驶出不久,与捕鱼返航的项武船队相遇。双方都是归心似箭,也就各走各的道,互不干扰。项武见一向横行霸道的日本船一反常态规距起来,不免觉得有点奇怪。突然从日本船工舱里传来女人的绝望的惨叫声。凭经验,项武明白了这是一艘刚从中国抢掠过来的日本倭寇船,顿时,满腔的旧恨新仇涌上心头。他立即与本船的伙伴一合计,吹响了海螺。船队一下子包围了倭寇船。倭寇想不到平时远远见了就飞快避开的中国渔船,敢围攻自己,只有两个值班的在瞭楼上守望,其余的都在船舱里,赌博酗酒、凌辱中国姑娘。项武轻而易举地一锅端了,倭寇跳水的跳水,被杀的被杀。只有2个在机仓开船的和2个在厨仓里做饭的,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就当了俘虏。知县听完项武的叙述,眨了眨眼,堆起笑脸,褒奖了几句,说立即为项武等人上报请赏。谁知第二天一早,县衙捕快来将项武一行人逮捕,关进了监狱。并贴出了布告。说那四个日本人招认,他们确实是日本商队。抢掠店铺和姑娘都是项武串通副领队,杀了领队后所为。到了海上,项武与副领队为分赃不匀发生争执。
    项武仗着人多势众,杀了副领队,又杀了所有的商人,连那些跳海的日本人也没能逃脱云云。并说为了避免项武同伙劫狱,不等上报秋决,按特别事件处置,斩后申报。胡富听了老人家的详细介绍,不禁又气又怒,一个小小知县竟然如此枉法徇私、颠倒是非、草菅人命。这时,人们向十字街口涌去,行刑时刻即到。先从刀口下把人救了再说。胡富立即和两名随从换上了官服,往十字街赶去。老人见了,马上明白了胡富的身份和打算。即时招呼上儿子和十几位熟悉的青年,在人群中一边喊着:"快让让道,救人的官儿来了!"一边为胡富开路。还有一位壮汉一路飞跑前去,同时高喊着:“按察大人到!刀下留人!”
    知县万万没有想到按察大人突然从天降,一下吓懵了。待胡富走到了面前,才醒悟过来,正要跪下去磕头,才发觉已尿了一裤裆。胡富厌恶地说:“海阳县,刑场上,礼就免了罢!先把犯人押回牢房,待本官审明了,再行定夺!”
    这一趟海阳之行,胡富审清了四件冤假错案,从刀下救出了六个人。胡富离开后,项武这几位死里获救的人,请画家画了胡富的像,挂在自家里,视若再生父母,四时八节,率领全家人,向胡富像跪拜。
黄山怪石——其貌不扬——内涵无限!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